诗书礼仪之家,还是藏污纳垢之所?荣国府的真相,被此女一语道破


  在《红楼梦》中,曹雪芹不厌其烦地花费了大量的笔墨,来描写贾府中那些极其讲究的礼仪。

  初进贾府的林黛玉,早就听见母亲说过,“她外祖母家与别家不同”,因此到了荣国府中之后,她“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生恐被人耻笑了她去”。贾府的第一顿饭,给林黛玉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已经做了祖母的王夫人,听说婆婆房里开饭了,要赶忙走过来服侍,贾母命王夫人坐了,王夫人才敢坐;王熙凤和李纨两个孙媳妇,则是全程都在为太婆婆和小姑子们,“立于案旁布让”;“外间伺候之媳妇丫环虽多,却连一声咳嗽不闻,寂然饭毕,各有丫环用小茶盘捧上茶来”。

  

  同样出身豪门的林黛玉,尚且被贾府中森严的礼仪制度所折服,就更不要说庄稼户出身的刘姥姥了。

  当她看到贾母等人都吃了饭,“这里收拾过残桌,又放了一桌”,“李纨与凤姐儿对坐着吃饭”时,不由得感叹道:“别的罢了,我只爱你们家这行事,怪道说‘礼出大家’。”

  除了餐桌上的礼仪,贾府中还有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的一系列礼仪。

  林之孝家的曾经教育贾宝玉:“这些时我听见二爷嘴里都换了字眼了,赶着这几位大姑娘们竟叫起名字来了,虽然在这屋里,到底是老太太、太太的人呢,还该嘴里尊重些才是,若是一时半刻,偶尔叫一声使得,若只管叫起来,怕以后兄弟,侄儿照样,便惹人笑话……”“便是老太太、太太屋里的猫儿、狗儿,轻易也伤它不得,这才是受过调教的公子行事。”

  贾府中服侍过长辈的老家人,比年轻的主子更有体面,所以,当贾母召集家里人为王熙凤的生日凑份子的时候,老家人赖嬷嬷等人,倒有个座位,王熙凤和李纨、尤氏,只能在地上站着。

  甚至于在哥哥面前,弟弟或者妹妹,也必须很恭敬。所以,当贾元春命家中的姊妹都搬进大观园的时候,贾政叫了贾宝玉来嘱咐几句,“宝玉躬身进去,只见贾政和王夫人对面坐在炕上说话,地下一溜椅子,迎春、探春、惜春、贾环,四个人都坐在那里。一见他进来,唯有探春和惜春、贾环,站了起来”,因为迎春是姐姐,不用站起来。等王夫人拉着贾宝玉也坐下了,“他姊弟三人依旧坐下”。

  贾府的元宵夜,贾珍捧杯,

  

  贾琏捧壶,给贾母斟酒,“因塌矮,二人便屈膝跪了”,“那贾环弟兄等,却也是按班次序,一溜随着他二人进来,见他二人跪下,也都一溜跪下”。

  贾府的礼仪,直至如此讲究。若是单单将贾府中的礼仪写一本书,只怕也有可能。

  然而,第七十五回,当尤氏在小姑子惜春房里受了气,来到李纨房里时,因为她要洗脸,她的小丫头炒豆儿“捧了一大盆温水,走到尤氏跟前,只弯腰捧着”。李纨看不下去,道:“怎么这样没规矩!”

  李纨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因为按照贾府的规矩,主子们洗脸,丫头们要跪在地上,高捧沐盆(详见第五十五回,探春洗脸)。尤氏一直都是一位很能忍的主儿,这时听了李纨这句话,却毫不客气地说道:“你们家下大小的人,只会讲外面见的虚礼、假体面,究竟做出来的事,都够使得了!”

  尤氏的这一句话,戳破了荣国府的假面具,在荣国府极其讲究“外面见的虚礼、假体面”的外表之下,隐藏着十分不堪的真相。

  

  惜春因为宁国府中污浊不堪,这次和嫂子发生了很激烈的争执,说“风闻得有人背地里议论什么,多少不堪的闲话”,其实,荣国府又何尝不是如此?

  贾琏在老婆王熙凤生日的时候,偷偷命小丫头将家人媳妇鲍二家的叫了进来,被王熙凤发现后恼羞成怒,仗着酒兴,拿起剑来要杀了王熙凤。对于这么严重的一件事,贾母也只有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

  贾琏还曾经趁着女儿出痘,自己独宿外书房的机会,偷会另一位家人媳妇多姑娘;贾赦房里姬妾无数,胡子都白了,还惦记上了母亲的丫头鸳鸯;母亲不给,为了面子,另买了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嫣红,收在房内……

  荣国府中这些事,哪一件又是上得台面的?倒是贾蓉也看的明白,“别讨我说出来,连那边大老爷这么厉害,琏二叔还和那小姨娘不干净呢;凤姑娘那样刚强,瑞大叔还想她的账……”

  赫赫扬扬已达百年之久的荣国府,究竟是众人口中的诗书礼仪之家,还是藏污纳垢之所?气头上的尤氏不管不顾,一语道破了真相——荣国府,只不过是一个讲究虚礼、假体面的地方,实际上的荣国府,“做出来的事,都够使的了!”都说宁国府不干净,荣国府也好不到哪儿去,也不过是严格礼仪掩盖之下的藏污纳垢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