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你为什么这样焦虑?


  

  图片发自简书App

  走在大街上,经常会看见这样的人:眉头紧锁,双眼间的川字纹无比清晰,不拘言笑,表情麻木,简直可以用“沧桑”二字来形容。不用了解他们的过去便知道,这人一定过得不好。

  过得不好有两种,一种是真的遭遇了重大的变故、难以忍受的病痛;一种是大事小事都放在心上,一遇见不好的结果就愁肠百结,说白了是心态不好。

  中国人好像总喜欢焦虑,上到房子、车子、票子、孩子、老人,下到衣食住行。虽说改革开放以来温饱已经满足了快三十年,但一种不安定感莫名地跟随着祖祖辈辈的国人,挥之不去。先说这房子本来是个避身之处,同过去的茅草棚、砖瓦房、窑洞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在当下的中国房子成了家庭幸福的代名词,装点着一个人的底气与自信。尤其对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而言,房子简直太重要了,房子是立业成家的先决条件,也是很多人为之奋斗一生的信仰。于是当将房子上升到和吃饭、穿衣、喝水一样的地步时,人会非常痛苦,每天的关注点无非是如何挣钱、如何挣更多的钱,房贷一天没还清,烦恼和痛苦就一直伴随。而表现为面部表情上的紧张、焦虑、不安。

  然而,焦虑并没有好结果,一是身体和精神状态会越来越差,身体很容易从起初的亚健康变为慢性病,心理方面也很容易出现问题,比如抑郁症;二是焦虑也罢、迷茫也罢,都会令我们失去对命运的掌控力,一个总是焦躁不安的人很难沉下心来认真地做事,即使能静下心来,效率和结果一定不尽如人意。三是当一个人精神极度压抑时,会错失很多机遇。

  从前看过一个关于情绪对年轻人的影响力的报告,颇有感触,里面讲到其实大部分的人在这一生中是可以轰轰烈烈地成就一番大业的,甚至不必像头悬梁的孙敬和锥刺股的苏秦一样,只需要认准一个方向持续不断地前进就可以了。? 大部分人在年少时其实是在某一领域有天分的,只可惜没能被很好的挖掘,再加上自己过于被环境左右、为情绪左右,即便是每日都在努力奋斗着,可这种奋斗在很多时候都是在原地兜圈,有的人由于固有思维的禁锢这一生都很难走远。其实这是非常可悲的事。

  整个社会都在渲染一种“焦虑紧张”的气氛,可这个社会根本不喜欢焦虑的人,因为这个社会永远在看“结果”,以成败论英雄。焦虑意味着双脚踩在了空里,一切的宏图大志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社会更喜欢踏踏实实干事的人。比如我们常常发现这样的一种现象:两个能力相当的人进公司,一个做事慌里慌张,一个安之若素,假以时日两个人无论是能力、地位还是声誉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个慌里慌张的人或许已经不再公司了,而那个遇事笃定的人一路从基层爬到了管理层。

  于是不焦虑是有一种能力,更是一种高情商。老是对未来诸多不确定的事情担忧,会错过大好的当下。而我们唯一能把握住的也只有当下而已,只有陶醉于当下所做的事,才不会被负面情绪所感染。

  有一种忙叫做身忙心闲,这种忙不会让你的身体或心灵有累的感觉,不会让你被情绪牵着鼻子走,一旦形成了习惯,无论结果如何,光从整个做事的过程你就能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充实和满足。

  许许多多的国人之所以如此焦虑,就是因为搞错了这点。心中纵有鸿鹄之志万千,却如燕雀一样苟安于屋檐下,怎么可能飞得远?

  

  沉年墨语

  字数 1255

  

  图片发自简书App

  走在大街上,经常会看见这样的人:眉头紧锁,双眼间的川字纹无比清晰,不拘言笑,表情麻木,简直可以用“沧桑”二字来形容。不用了解他们的过去便知道,这人一定过得不好。

  过得不好有两种,一种是真的遭遇了重大的变故、难以忍受的病痛;一种是大事小事都放在心上,一遇见不好的结果就愁肠百结,说白了是心态不好。

  中国人好像总喜欢焦虑,上到房子、车子、票子、孩子、老人,下到衣食住行。虽说改革开放以来温饱已经满足了快三十年,但一种不安定感莫名地跟随着祖祖辈辈的国人,挥之不去。先说这房子本来是个避身之处,同过去的茅草棚、砖瓦房、窑洞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在当下的中国房子成了家庭幸福的代名词,装点着一个人的底气与自信。尤其对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而言,房子简直太重要了,房子是立业成家的先决条件,也是很多人为之奋斗一生的信仰。于是当将房子上升到和吃饭、穿衣、喝水一样的地步时,人会非常痛苦,每天的关注点无非是如何挣钱、如何挣更多的钱,房贷一天没还清,烦恼和痛苦就一直伴随。而表现为面部表情上的紧张、焦虑、不安。

  然而,焦虑并没有好结果,一是身体和精神状态会越来越差,身体很容易从起初的亚健康变为慢性病,心理方面也很容易出现问题,比如抑郁症;二是焦虑也罢、迷茫也罢,都会令我们失去对命运的掌控力,一个总是焦躁不安的人很难沉下心来认真地做事,即使能静下心来,效率和结果一定不尽如人意。三是当一个人精神极度压抑时,会错失很多机遇。

  从前看过一个关于情绪对年轻人的影响力的报告,颇有感触,里面讲到其实大部分的人在这一生中是可以轰轰烈烈地成就一番大业的,甚至不必像头悬梁的孙敬和锥刺股的苏秦一样,只需要认准一个方向持续不断地前进就可以了。? 大部分人在年少时其实是在某一领域有天分的,只可惜没能被很好的挖掘,再加上自己过于被环境左右、为情绪左右,即便是每日都在努力奋斗着,可这种奋斗在很多时候都是在原地兜圈,有的人由于固有思维的禁锢这一生都很难走远。其实这是非常可悲的事。

  整个社会都在渲染一种“焦虑紧张”的气氛,可这个社会根本不喜欢焦虑的人,因为这个社会永远在看“结果”,以成败论英雄。焦虑意味着双脚踩在了空里,一切的宏图大志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社会更喜欢踏踏实实干事的人。比如我们常常发现这样的一种现象:两个能力相当的人进公司,一个做事慌里慌张,一个安之若素,假以时日两个人无论是能力、地位还是声誉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个慌里慌张的人或许已经不再公司了,而那个遇事笃定的人一路从基层爬到了管理层。

  于是不焦虑是有一种能力,更是一种高情商。老是对未来诸多不确定的事情担忧,会错过大好的当下。而我们唯一能把握住的也只有当下而已,只有陶醉于当下所做的事,才不会被负面情绪所感染。

  有一种忙叫做身忙心闲,这种忙不会让你的身体或心灵有累的感觉,不会让你被情绪牵着鼻子走,一旦形成了习惯,无论结果如何,光从整个做事的过程你就能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充实和满足。

  许许多多的国人之所以如此焦虑,就是因为搞错了这点。心中纵有鸿鹄之志万千,却如燕雀一样苟安于屋檐下,怎么可能飞得远?

  

  图片发自简书App

  走在大街上,经常会看见这样的人:眉头紧锁,双眼间的川字纹无比清晰,不拘言笑,表情麻木,简直可以用“沧桑”二字来形容。不用了解他们的过去便知道,这人一定过得不好。

  过得不好有两种,一种是真的遭遇了重大的变故、难以忍受的病痛;一种是大事小事都放在心上,一遇见不好的结果就愁肠百结,说白了是心态不好。

  中国人好像总喜欢焦虑,上到房子、车子、票子、孩子、老人,下到衣食住行。虽说改革开放以来温饱已经满足了快三十年,但一种不安定感莫名地跟随着祖祖辈辈的国人,挥之不去。先说这房子本来是个避身之处,同过去的茅草棚、砖瓦房、窑洞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在当下的中国房子成了家庭幸福的代名词,装点着一个人的底气与自信。尤其对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而言,房子简直太重要了,房子是立业成家的先决条件,也是很多人为之奋斗一生的信仰。于是当将房子上升到和吃饭、穿衣、喝水一样的地步时,人会非常痛苦,每天的关注点无非是如何挣钱、如何挣更多的钱,房贷一天没还清,烦恼和痛苦就一直伴随。而表现为面部表情上的紧张、焦虑、不安。

  然而,焦虑并没有好结果,一是身体和精神状态会越来越差,身体很容易从起初的亚健康变为慢性病,心理方面也很容易出现问题,比如抑郁症;二是焦虑也罢、迷茫也罢,都会令我们失去对命运的掌控力,一个总是焦躁不安的人很难沉下心来认真地做事,即使能静下心来,效率和结果一定不尽如人意。三是当一个人精神极度压抑时,会错失很多机遇。

  从前看过一个关于情绪对年轻人的影响力的报告,颇有感触,里面讲到其实大部分的人在这一生中是可以轰轰烈烈地成就一番大业的,甚至不必像头悬梁的孙敬和锥刺股的苏秦一样,只需要认准一个方向持续不断地前进就可以了。? 大部分人在年少时其实是在某一领域有天分的,只可惜没能被很好的挖掘,再加上自己过于被环境左右、为情绪左右,即便是每日都在努力奋斗着,可这种奋斗在很多时候都是在原地兜圈,有的人由于固有思维的禁锢这一生都很难走远。其实这是非常可悲的事。

  整个社会都在渲染一种“焦虑紧张”的气氛,可这个社会根本不喜欢焦虑的人,因为这个社会永远在看“结果”,以成败论英雄。焦虑意味着双脚踩在了空里,一切的宏图大志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社会更喜欢踏踏实实干事的人。比如我们常常发现这样的一种现象:两个能力相当的人进公司,一个做事慌里慌张,一个安之若素,假以时日两个人无论是能力、地位还是声誉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个慌里慌张的人或许已经不再公司了,而那个遇事笃定的人一路从基层爬到了管理层。

  于是不焦虑是有一种能力,更是一种高情商。老是对未来诸多不确定的事情担忧,会错过大好的当下。而我们唯一能把握住的也只有当下而已,只有陶醉于当下所做的事,才不会被负面情绪所感染。

  有一种忙叫做身忙心闲,这种忙不会让你的身体或心灵有累的感觉,不会让你被情绪牵着鼻子走,一旦形成了习惯,无论结果如何,光从整个做事的过程你就能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充实和满足。

  许许多多的国人之所以如此焦虑,就是因为搞错了这点。心中纵有鸿鹄之志万千,却如燕雀一样苟安于屋檐下,怎么可能飞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