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文:他,运筹帷幄,却为她痴,为她狂,为她不惜颠覆这天下!


  2019-08-17 11:16:23 妃子笑娱乐

  甜宠文:他,运筹帷幄,却为她痴,为她狂,为她不惜颠覆这天下!

  《错嫁之盛世王妃》 作者:墨染流云

  简介:宫斗甜宠文,楚淡墨,盛世皇朝下开国大将军独女,人如其名,淡香如墨,素雅若菊。她,没有倾国倾城之容,亦没有飞檐走壁之能,然而无人得知,那一双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掌握着无数人的生与死,只因…她是名动天下的“素颜”医仙。 当那冰冷的刀锋划破她的皓腕,那个信誓旦旦要护她爱她的良人亲手取了她的血去救别的女人时,她已心泪成灰,从此淡墨成淡漠,淡泊冷漠!

  凤清澜,大靖皇朝太祖皇帝最为宠爱的六皇子,为世人称颂“智博无双,才惊九州”的睿王殿下。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翻手为云覆手是雨;他,嗜棋,白皙修长如玉的手将天下之人皆数化为他两指尖的黑子白棋。如此风姿卓越的男子,却两次在最为落魄时为她所见,为她所救。自此清润如玉,心无波澜的他,却为她痴,为她狂,为她不惜颠覆天下,哪怕…

  片段节选: 送走了凤清淇,楚淡墨确实心中有了一种轻松之感。她生性凉薄,可是不意味着她可以无视所有对她好的人。宫宴挺身相护,她无法不动容,而后凤清淇不计后果的示情,让她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无力,一份对这份感情难以承担的无力。 凤清淇的离开,于她而言,虽然也有出于一份朋友的担忧。然而,更多的是如释重负。如此,她才有更多的精力去追查南宫绝月的死因。然而这件事,似乎比她想象的更加扑朔迷离,就连凤清潾都查不出真正的凶案现场。就在案情一筹莫展的时候,北原那一场早已在预料中的民乱爆发了。是的,是民乱而不是叛乱。南宫绝月的惨死被人写下来,仅仅三日的时间,便在北原的天空下如暴雨般急下,随风飘过了整个北原的每一寸土地。

  

  《帝宫欢:盛宠绝世王妃》 作者:大头兔子

  简介:宫斗甜宠文,一朝穿越,她被他所救,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将一世深情赋予于她。阴差阳错之下,她欣喜地被赐婚于他,却不想大婚之后,他冷漠绝情,无尽绝望之下,她只能低头默许,成全他的绝情。新任夫君,神秘而强大的邻国太子阴冷傲然,而她淡漠疏离,这样的两人却在无尽纷争中打造真情。然而,命运再次给她无情的打击。他的处处接近,步步使她沦陷真心,为的只是一场荒谬至极的利用……看透了一切的她转身傲然离去,而他却毅然拉住她,目光内透着少有的坚毅:“伊婧,你对我可还有情?”她淡笑,眸光微摇,泛着潋滟水光:“情有多深,恨便有多浓。”

  片段节选:府中正厅,环绕在河流潺潺、绿树茂盛之中,前来参加的晚宴的宾客踏在石桥上,既可欣赏河岸两旁杨柳依依,又可观看树林间莺歌燕舞的美景,实是叫人心旷神怡。“小姐,真的就穿这件就够了吗?”绿月跟在花伊婧身后问道。“这件衣服有何不妥吗?”花伊婧垂头望了眼水蓝色的羽织绸衣,问道。“不是……当然很好看,只是,参加晚宴应该穿得隆重一点吧。”绿月摇摇头道。花伊婧浅笑,径自向前走去:“就这件挺好的。”是他送的,对她来说便是无价珍宝。绿月却有些不平地走在后面,小姐好不容易参加一次晚宴,别家的姑娘都想着怎么装饰自己,小姐倒好,尽是想着越素净越好。

  

  《盛世帝王宠:毒后倾城》 作者:白无弦

  简介:宫斗甜宠文,前世,为了助他登上九五之尊的王位,她运筹帷幄,扭转乾坤,换来的却是灭族之灾,杀子之痛,重活一世,她是命定凤星,欠她的,势必千百倍讨回来,风华展露,手段狠辣,人人畏之敬之。 可到底还是有变数的,旁人见了此等煞神都是绕着路走,可怎么偏生有不长眼的妖孽撞上门来。

  片段节选:“她说的没错,这全天下的人,的确负了她”孟千城的前世,上玄最清楚不过,出于怜悯之心,他没纠缠她撕破时空结界的罪,反而单独创立出一个时空,在这个时空里,孟千城就是一个主宰者,掌管这个时空里所有人的生死。顾君墨斜睨着一双桃花眼,眼底有探究审视的意味悄悄流淌着,终究没问出心里的疑惑。他和上玄其实并无太多交情,只是他手里有上玄需要的东西,两人才建立起在旁人看来很是和睦的假象,不过也正是这份假象,才让他那些皇兄皇弟有所忌惮,就连老皇帝也表面上对他很是容忍。

  上玄自动忽略顾君墨探询的视线,兀自开口:“孟千城是个值得信赖的朋友,你大可对她放心,她也有这个能力,助你登上姜国皇位”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上玄更了解孟千城,手段狠辣果断且机智多谋,但却也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前世她欠顾君墨的,今生,自然会竭尽全力弥补。只是这个时空,因着孟千城重生的变数,很多事情都已经被改变了原有的轨迹,开始向着一个未知的方向前进着,就连孟千城可能预料不到……

  甜宠文:他,运筹帷幄,却为她痴,为她狂,为她不惜颠覆这天下!

  《错嫁之盛世王妃》 作者:墨染流云

  简介:宫斗甜宠文,楚淡墨,盛世皇朝下开国大将军独女,人如其名,淡香如墨,素雅若菊。她,没有倾国倾城之容,亦没有飞檐走壁之能,然而无人得知,那一双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掌握着无数人的生与死,只因…她是名动天下的“素颜”医仙。 当那冰冷的刀锋划破她的皓腕,那个信誓旦旦要护她爱她的良人亲手取了她的血去救别的女人时,她已心泪成灰,从此淡墨成淡漠,淡泊冷漠!

  凤清澜,大靖皇朝太祖皇帝最为宠爱的六皇子,为世人称颂“智博无双,才惊九州”的睿王殿下。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翻手为云覆手是雨;他,嗜棋,白皙修长如玉的手将天下之人皆数化为他两指尖的黑子白棋。如此风姿卓越的男子,却两次在最为落魄时为她所见,为她所救。自此清润如玉,心无波澜的他,却为她痴,为她狂,为她不惜颠覆天下,哪怕…

  片段节选: 送走了凤清淇,楚淡墨确实心中有了一种轻松之感。她生性凉薄,可是不意味着她可以无视所有对她好的人。宫宴挺身相护,她无法不动容,而后凤清淇不计后果的示情,让她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无力,一份对这份感情难以承担的无力。 凤清淇的离开,于她而言,虽然也有出于一份朋友的担忧。然而,更多的是如释重负。如此,她才有更多的精力去追查南宫绝月的死因。然而这件事,似乎比她想象的更加扑朔迷离,就连凤清潾都查不出真正的凶案现场。就在案情一筹莫展的时候,北原那一场早已在预料中的民乱爆发了。是的,是民乱而不是叛乱。南宫绝月的惨死被人写下来,仅仅三日的时间,便在北原的天空下如暴雨般急下,随风飘过了整个北原的每一寸土地。

  

  《帝宫欢:盛宠绝世王妃》 作者:大头兔子

  简介:宫斗甜宠文,一朝穿越,她被他所救,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将一世深情赋予于她。阴差阳错之下,她欣喜地被赐婚于他,却不想大婚之后,他冷漠绝情,无尽绝望之下,她只能低头默许,成全他的绝情。新任夫君,神秘而强大的邻国太子阴冷傲然,而她淡漠疏离,这样的两人却在无尽纷争中打造真情。然而,命运再次给她无情的打击。他的处处接近,步步使她沦陷真心,为的只是一场荒谬至极的利用……看透了一切的她转身傲然离去,而他却毅然拉住她,目光内透着少有的坚毅:“伊婧,你对我可还有情?”她淡笑,眸光微摇,泛着潋滟水光:“情有多深,恨便有多浓。”

  片段节选:府中正厅,环绕在河流潺潺、绿树茂盛之中,前来参加的晚宴的宾客踏在石桥上,既可欣赏河岸两旁杨柳依依,又可观看树林间莺歌燕舞的美景,实是叫人心旷神怡。“小姐,真的就穿这件就够了吗?”绿月跟在花伊婧身后问道。“这件衣服有何不妥吗?”花伊婧垂头望了眼水蓝色的羽织绸衣,问道。“不是……当然很好看,只是,参加晚宴应该穿得隆重一点吧。”绿月摇摇头道。花伊婧浅笑,径自向前走去:“就这件挺好的。”是他送的,对她来说便是无价珍宝。绿月却有些不平地走在后面,小姐好不容易参加一次晚宴,别家的姑娘都想着怎么装饰自己,小姐倒好,尽是想着越素净越好。

  

  《盛世帝王宠:毒后倾城》 作者:白无弦

  简介:宫斗甜宠文,前世,为了助他登上九五之尊的王位,她运筹帷幄,扭转乾坤,换来的却是灭族之灾,杀子之痛,重活一世,她是命定凤星,欠她的,势必千百倍讨回来,风华展露,手段狠辣,人人畏之敬之。 可到底还是有变数的,旁人见了此等煞神都是绕着路走,可怎么偏生有不长眼的妖孽撞上门来。

  片段节选:“她说的没错,这全天下的人,的确负了她”孟千城的前世,上玄最清楚不过,出于怜悯之心,他没纠缠她撕破时空结界的罪,反而单独创立出一个时空,在这个时空里,孟千城就是一个主宰者,掌管这个时空里所有人的生死。顾君墨斜睨着一双桃花眼,眼底有探究审视的意味悄悄流淌着,终究没问出心里的疑惑。他和上玄其实并无太多交情,只是他手里有上玄需要的东西,两人才建立起在旁人看来很是和睦的假象,不过也正是这份假象,才让他那些皇兄皇弟有所忌惮,就连老皇帝也表面上对他很是容忍。

  上玄自动忽略顾君墨探询的视线,兀自开口:“孟千城是个值得信赖的朋友,你大可对她放心,她也有这个能力,助你登上姜国皇位”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上玄更了解孟千城,手段狠辣果断且机智多谋,但却也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前世她欠顾君墨的,今生,自然会竭尽全力弥补。只是这个时空,因着孟千城重生的变数,很多事情都已经被改变了原有的轨迹,开始向着一个未知的方向前进着,就连孟千城可能预料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