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猪救了整个村子,却被人说成是犯法,这下惹怒了它主人


小说:大白猪救了整个村子,却被人说成是犯法,这下惹怒了它主人

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传来,五辆警车飞一般朝着新月村冲来。古庄满脸阴沉,他在镇上当班,正好赶上今天执勤,接到老婆电话之后,直接跟所长申请,调集全部人手朝着新月村冲来。

然而,等他们到达出事地点之后,彻底懵圈了。

一群村民围成一圈指指点点,六十多名小混混躺在地上,惨叫不止,一头半人高的大白猪嘴里露出两颗獠牙,如同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围着这群小混混转圈。

是不是的哼唧两声,抬起自己的前蹄,做一个秀肌肉的动作。

咚咚……

“嗷……别踩了,别踩了!手都要断了!”一名小混混哀嚎一声,手掌刚巧不巧的被大白踩了一蹄子。三百多斤的重量,直接让他的手变形了!骨头都发出了一阵咯吱声。

“该……让你丫的打我爷爷,废了你才好!”古勇恨恨的说道。

哼哼……

大白邀功般对着古勇哼唧了几声,古勇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直接跑回家,不多一会端了一盆上等饲料做成的猪食。大白没有一点客气,吭哧坑成的大口吃了起来。

这让一众乡邻啧啧称奇。

就连随后赶来的一群警察也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谁……谁能跟我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一个年级稍大的警察站了出来,而古庄同样站了出来。

“警察同志,其实事情很简单,这群人来我们村里找麻烦,非要让我们给他们交保护费,不交的话,就要打我们!你们看,我爷爷七十岁了还被这群畜生打了一巴掌。”说到这里,古勇恶狠狠的瞪了这群混混一眼。

一群警察看到这一幕之后,顿时微微皱起了眉头。

“你大爷的,敢打四爷,老子弄死你们!”古庄看到四爷嘴角的那一丝血,顿时急了眼了,直接朝着身边的小混混踹了过去。

“啊……别打,别打,我没打那老人家啊,来这里之后一直都是我挨揍啊!”小混混一边惨叫一边委屈的说道。

“之前没打,不代表你心里不想打,老子削死你!”古庄大嘴巴子朝着小混混抽去,顿时传来一阵的鬼哭狼嚎。

年长的警察微微皱眉:“行了,小庄,再打下去,人家会说我们暴力执法!”听到这话,古庄才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留下小混混在风中瑟瑟发抖,无比的委屈。

“小伙子,你说这群人是来你们村收保护费的,但为什么他们全都倒下了,而你们却没事啊?”年长的警察盯着古勇,仿佛看透古勇的内心一般。

古庄在一旁不干了:“我说邵队,你也看到了,这群人骑着摩托车,拎着铁棍来我们村找事,多明显的事情啊。难道你觉得,这一群老弱妇孺会跟他们约定过来打群架不成?”

古庄这样说,明显是不给对方面子,邵队的脸顿时耷拉了下来:“小庄,我们是公务人员,办事必须要谨慎,不能放过任何的细节。你去看看这些人受伤严不严重,严重的赶紧叫救护车送到医院去。”

“我……”

“还不快去!”邵队的声音明显有些不耐烦了,古庄拳头攥的紧紧地,最后直接朝着倒在地上的小混混走去:“妈的,死没死,没死吱一声!”古庄一脚踹在了一个小混混身上,顿时吓得对方一个劲的求饶。

古风看到这一幕,尤其是看到之前浩哥跟这个邵队打了个眼色就明白了其中道道儿,显然,这个邵队是认识刘浩的,而现在,更是打算大事化小,说不准还要让自己等人给这些小混混出医药费呢!

“邵队,我们村子的人根本没有动手,一切都是这头大白猪的错!就是它!”古风指着正在狂吃海喝大白说道,而听到古风喊自己,大白直接抬起猪脑袋,朝着古风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充满迷人气息的猪式笑容。

哼哼……

抬起前蹄,做了一个秀肌肉的动作,那样子仿佛在骄傲,又仿佛是在邀功一般。随后闷头,继续吃!

看到这一幕,就算是邵队都长大了嘴巴。

“您也看到了,这头猪是一头有想法的猪,它正直,喜欢锄强扶弱,看到这群畜生欺负我们,就路见不平一声吼,吼完就开始揍这群畜生。唉,不瞒您说,这是我见过最正直的猪,不像有些人,披着人的皮,干着畜生的事。您说对吧,邵队?”

听到这话,邵队的脸阴沉的可怕:“把这头猪给我带回去,另外,把这头猪的主人也给我带回局子里去!”

就在此时,原本正在吃东西的大白一下子跳了起来,没有丝毫征兆的朝着邵队冲去。

“妈的,给我滚开!”邵队低吼一声,一脚朝着大白踹去,然而大白嘴里的獠牙一下子刺穿了他的小腿。

啊……

惨叫声从邵队的口中传了出来,随后大白直接跳了起来,狠狠地朝着邵队撞了过去。三百多斤的重量,一个冲锋,那不亚于一个肉形坦克。尤其是吃了古风的超级牛逼减肥茶的大白,全身九成都是腱子肉。那叫一个壮实。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邵队脸色一片苍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钻心的疼痛险些让他昏过去。

“快,抓住这头犯罪猪!”邵队手下的人直接冲了过来,然而,就在此时,大白一尥蹶子将一人踢倒,踩着一群小混混朝着村子外的山林冲去。

“啊……快,快叫救护车啊!”邵队低吼,疼的眼珠子直往外翻,“还有,查查这是谁家的猪,一定要把他的主人给我抓住!”

“那个,邵队,这头猪是头野猪,我们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啊!”古风搓了搓手说道,顿时气得邵队直接昏了过去。

“我知道,我知道,这头猪是古风家的,就是他们家的,我能够作证!”杨懿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看向古风的目光充满了仇恨,裤裆里滴滴答答的淌出一些红色的血液,显然之前大白那一下子,直接将他的屁股捅开了花。

现在两条腿都不敢合拢。

听到这话,古风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古勇等人刚要说话,但却被古风直接制止了:“好,我跟你们去一趟警局,但我要说明一点,这头猪是野猪,我也只是配合你们调查而已!”

说完,古风将目光投向了杨懿,冰冷的目光,已经冷漠的不带有任何感情了。

写作不易,喜欢本书的朋友,麻烦将本书收入到书架之中,再给风火随手点个关注,支持一下。感激不尽o(* ̄︶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