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清风残月刀(36)树欲静而风不止


?

  ? ? 几人商榷后,便开始差人前往王不哭的府宅送一封书信,简单说明自己几人将马上前往他的住所,让他备好茶水。

  这无疑是一种嚣张的挑衅,也间接将林玉萧等三人拉向自己一边。

  王不哭收到书信后的表情那简直是精彩至极,白红黑三色间不断的切换,下人都不敢轻易靠近,以免惹祸上身。

  不多时,一行几人便已到达王不哭的住处,用力抠了抠门上的虎面铜环,飞刀无情的脸上充满了讥讽的笑容。

  他知道以现在的王不哭很多行事他都要忍耐,不能太过冲动,这些年来他飞刀无情可没少受到王氏兄弟的挤兑,今天终于要出一出这一口恶气。

  不过多时,一位上身赤裸,面露凶狠的大汉,打开门来,说了句“跟着我里边走。”便自顾自的人走在了前面,几人知道这是王不哭的回应,也是一种保住脸面的做法。

  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率先抬脚踏入青石路,而林玉萧等三人则是互相看了看,流露出无奈的笑容,随后跟了上去。

  从门口到内堂,不过数十步,但他们明显感觉到了阵阵的杀意。

  数十名大汗左右排开,上身赤裸,精壮的肌肉占领了他们的身体,这里的每一位都是身高七尺,怒目圆瞪,浓密的络腮胡挂在脸上。

  大汉手中紧握长斧,仿佛随时都要落下来,斩落他人头颅一般。

  但几人并未有丝毫的惧色,泰然若之,这也是一种回应,告诉你王不哭,这区区数人我们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堂内,王不哭正威坐于前堂之主位,闭目凝神,仿佛他们的到来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冥思。

  林玉霄等人走到了内堂,看着犹如一尊雕像的王不哭,整个屋内的气氛冷到了极点,林玉霄看了一眼白羽生眼神中略显尴尬,便率先开口说话了:“王帮主,今日林某前来,实属唐突,先在此给王帮主赔个不是,望王帮主见谅。”

  林玉萧的话说的极为低调,这才让王不哭脸上的冰霜融化了几分,他说道:“林少侠客气,其实林少侠想找我王某,但是只会一声,直接前来,不必搞这么大的阵势。”

  王不哭的话,明摆着是说给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听的。

  “哼,林兄弟别跟他废话,王不哭我就问你放不放人!”大刀铁马语气强横,抢着说道。今天他二人愿意出头,无非就是希望能打压王不哭的气势,如果能大闹王府,便是锦上添花。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王不哭冷笑一声,看着大刀铁马说道。

  “王帮主实不相瞒,前几日我有好友,忽然没有了消息,不知所踪,经多番打听得知,我这位好友正在王府做客,所以我等这才不请自来,想与他一同讨杯美酒,不知帮主可否赏脸。”

  “哈哈,林兄弟的面子,我王某人肯定是会给的,不过我不知道林兄弟所说的朋友是哪位?我这人交友广泛,目前在府上的好友也有四五位。”王不哭的话面上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也满足了林玉萧的面子,更是提醒他们,自己府上也有江湖朋友,如果他们想要闹事,自己可要掂量掂量。

  林玉萧等人怎会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林玉萧笑着回答道:“素闻王帮主为人豪放,广交好友,今日一见,果然让林某佩服,而巧的是我的这位朋友同样也善结江湖好汉,我相信王帮主定于他投缘。”

  “哦?这么说来,林兄弟是断定此人在我的府内之中了。”

  林玉萧笑了一下笑,并未作出直接的回答,“我这位朋友姓南宫,单名一个尚字。”

  “南宫尚?”王不哭先是露出惊讶之色,而后瞬间展露出喜悦之色,大笑道:“哈哈哈哈,我当是谁?原来说南宫兄弟呀,不错!南宫兄弟确实在我府上,这几日我与南宫兄弟相处的甚是投机,既然林兄弟几人又是南宫兄弟的好友,自然也当是王某人的兄弟。”

  王不哭的话,似乎将林玉萧几人归于同处,将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排除在外。

  可二人毕竟混迹江湖多年,他俩听了二人对话,也算是听明白了,如果再任由王不哭说下去,今天这事恐怕就闹不起来了。

  想到此,飞刀无情立刻冷哼道:“王不哭你别在这里装什么好人,我的人可是亲眼看见你把他抓进的王府,怎么现在又成了你的朋友。”

  “哦?我王不哭做事还需要向你解释个明白吗?”

  “你既然不想解释,那就赶紧放人,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听了飞刀无情的话,王不哭的脸色再次黑了下来,“哼!我倒是想看看怎么个不客气法。”

  说完此话,他们三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异常紧张,但王不哭的脸上却丝毫没有流露出胆怯之色,这倒是让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大感意外。

  不过二人随后冷静了下来,他俩对王不哭还是有一些了解,毕竟在这许州城也互相斗了这么久,他俩妄然断定王不哭是在使诈,假装自己府内住着高人,想借此吓退二人。

  “别说废话,识相的赶紧将人交出来。”飞刀无情露出轻蔑地眼神说道。

  “人我自然是会请出来,但不是时候。进来的多为客,本应是其乐融融之景,却没曾想到会多出两只癞蛤蟆实在是让人倒胃!”

  “嘭!”大刀铁马听到此处,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怒火,大喊道:“王不笑你个姥姥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这是找死!”

  飞刀无情更是不再废话,一扬手,寒光现,一柄飞刀便射向王不哭。

  王不哭看到二人动手了,自然知道也没必要在谈下去了,闪身躲过了飞刀,抽出宝剑刺向飞刀无情。

  大刀铁马见势,抬刀挡下了王不哭的剑,大喝一声便砍了过去。

  就这样三人扭打在一起,一时间也分不出个高下。

  而林玉霄等人则是尴尬的站在了一旁,心也不知是否要出手阻止他们。

  三人的打斗并未持续过久,王不哭边开始处于下风,额头的汗不断地顺着脸颊流下,看样子不出一刻钟便要分出胜负。

  但奇怪的是王不哭并未流露出惊恐之色,只见他虚晃一式,转身跳出战圈,大喊道:“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一声怒吼过后,只见房梁之上四道黑影纵身而下,他们之前正好处于堂内四角,落地后便将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围住。

  二人一对视,心里暗叫不好,从他们进屋到此刻均未发现粱上有人,而且还是四人,这足以证明这四人的武学气韵都是颇有建树。

  其实林玉霄早就知道粱上有人,毕竟他的五感天生灵敏,后又因虫蛊之事再度增强了几分。所以极其细小的声响都无法躲过他的耳朵。只是之前一直未有撕破脸,所以他也就不明说。

  虽然局势不利,但大刀铁马二人毕竟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他二人扫视一圈,冷笑道:“王帮主你好本事呀,竟然在此处安排了这么多高手,不过你觉得他们几个有用吗?”

  “哈哈哈,”其中一个身材高挑的人听到大刀铁马的话之后,放声大笑了起来,随后说道:“铁帮主真是说笑了,一会打起来,我还真怕您老人家跪地求饶呢。”

  说话之人口气很大,仿佛飞刀无情和大刀铁马已经是他们几人的猎物了,而且听到他的话,剩下的三人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四人究竟是谁?大刀铁马二人从来不知,仿佛这几人就像影子一般忽然出现在这王府之中。

  其实这四人便是臭名昭著的岭南四盗,只因先前作案被武林中人追杀,这才隐藏在王府之中。

  四人的出现倒是出乎众人意料之外,而且在此时神拳和圣手也听到了内堂传来了动静,带众人赶到,将这内堂的门口生生的堵住。

  如此场面,肃杀之气充斥着整个空间,但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并未感到丝毫的慌张,相反此时的场面正是他们乐意看到的。

  毕竟他二人是林玉霄等人请到此处的,若动起手来,他们三人必定不会袖手旁观,这样一来就顺理成章的将他们推到了王不哭的对立面,而张大人与其中一人关系匪浅,自然以后就不会有王不哭的好果子吃。

  所以现在他二人要做的就是把这一池子的水搅浑,越浑越好。

  事情到了这一步,大战一触即发,但这并不是林玉霄等人愿意看到了,他们还没有蠢到去当别人的棋子。

  只是眼下这番场景,想必也是王不哭早就安排好的,这不由得让几人心里有一些不快。张默更是双拳紧握,跃跃欲试。

  白羽生上前一步,抢在大刀铁马把话说绝的份上,提前开口:“哈哈,王帮主这又是何必呢,此番前来无非是想与帮主结交,但并无交恶之意,更何况南宫兄也是王帮主的好友,那我们自然也是朋友,您说对吗?”

  王不哭听完了白羽生的话愣住了,严肃的脸部肌肉竟然抽搐了几下,勉强挤出了笑脸:“呵呵呵,白兄弟所言极是,不能因为某些人毁了咱们的兄弟情谊。“说罢挥了挥手,让大家散去,随即喊住了圣手,让他把南宫尚请出来。

  不过多时,就见一个身材圆润之人被一名大汉背了出来,一直背到林玉霄等人的面前才停下。

  南宫尚再次看见兄弟几人自然是喜出望外,大笑着说道:“哈哈哈,没想到我南宫老儿也是好大的面子,居然让兄弟几个一起来接我回家。”

  张默则打趣道:“我们几人找你找的可是跑东街串西巷,你倒好住在这里享着清福,现在都不用腿走路了,还得让人背着,大户人家的生活果然不同凡响,我算是开眼了。”

  林玉箫和白羽生看见南宫尚还能与张默斗嘴,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但当看到大汉放下后的南宫尚居然伤到无法走路,几人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张默更是面露凶光死死地盯着王不哭。

  而这时南宫尚却开口打起了圆场:“之前我与王帮主有一些误会,自然是出现了一些摩擦,而我的伤因此而受,但自从误会解开后,王帮主待我如上宾,我二人已冰释前嫌,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哈哈,我看这就是所谓的不打不相识。”

  王不哭听了南宫尚的话,面露惭愧之色,说道:“哎,之前因家弟之死,一时冲昏了头脑,这才多有得罪,我王某人在此向南宫兄弟陪个不是,之后南宫兄弟若在这许州府内有任何用得着我王某人的地方,我定当为兄弟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好一段感人至深的道歉,林玉霄听完之后脸色上都有了一些缓和。

  “咳,”白羽生清咳一声,“既然大家都是误会,解开就好,以后江湖再见我们依然是朋友。”

  “哈哈哈,那当然。”王不哭听到此处,才将手中的宝剑收入剑鞘之中。

  听到这里,不由得有所疑惑,难道说南宫尚真的把王不哭当成了朋友?自然不是,但是他在此次对话中抖了个心眼,尚若他一开始隐瞒了受伤的原因,王不哭可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要秋后算账。但他一上来就坦诚相见,把事情说开,这才能另王不哭安心下来。毕竟自己现在有伤在身,若真动起手来,怕是会拖累林玉霄几人。

  就在大家谈话的功夫,圣手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的是南宫尚的紫雷锤,并走到几人身边将双锤交与林玉霄等人保管。

  一行几人本以为今天发生的一切就要尘埃落定之际,没想到大刀铁马却突发了奇难,将众人逼入绝境!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拙言的阿三

  2019.08.02 16:45

  字数 3934

  ? ? 几人商榷后,便开始差人前往王不哭的府宅送一封书信,简单说明自己几人将马上前往他的住所,让他备好茶水。

  这无疑是一种嚣张的挑衅,也间接将林玉萧等三人拉向自己一边。

  王不哭收到书信后的表情那简直是精彩至极,白红黑三色间不断的切换,下人都不敢轻易靠近,以免惹祸上身。

  不多时,一行几人便已到达王不哭的住处,用力抠了抠门上的虎面铜环,飞刀无情的脸上充满了讥讽的笑容。

  他知道以现在的王不哭很多行事他都要忍耐,不能太过冲动,这些年来他飞刀无情可没少受到王氏兄弟的挤兑,今天终于要出一出这一口恶气。

  不过多时,一位上身赤裸,面露凶狠的大汉,打开门来,说了句“跟着我里边走。”便自顾自的人走在了前面,几人知道这是王不哭的回应,也是一种保住脸面的做法。

  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率先抬脚踏入青石路,而林玉萧等三人则是互相看了看,流露出无奈的笑容,随后跟了上去。

  从门口到内堂,不过数十步,但他们明显感觉到了阵阵的杀意。

  数十名大汗左右排开,上身赤裸,精壮的肌肉占领了他们的身体,这里的每一位都是身高七尺,怒目圆瞪,浓密的络腮胡挂在脸上。

  大汉手中紧握长斧,仿佛随时都要落下来,斩落他人头颅一般。

  但几人并未有丝毫的惧色,泰然若之,这也是一种回应,告诉你王不哭,这区区数人我们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堂内,王不哭正威坐于前堂之主位,闭目凝神,仿佛他们的到来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冥思。

  林玉霄等人走到了内堂,看着犹如一尊雕像的王不哭,整个屋内的气氛冷到了极点,林玉霄看了一眼白羽生眼神中略显尴尬,便率先开口说话了:“王帮主,今日林某前来,实属唐突,先在此给王帮主赔个不是,望王帮主见谅。”

  林玉萧的话说的极为低调,这才让王不哭脸上的冰霜融化了几分,他说道:“林少侠客气,其实林少侠想找我王某,但是只会一声,直接前来,不必搞这么大的阵势。”

  王不哭的话,明摆着是说给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听的。

  “哼,林兄弟别跟他废话,王不哭我就问你放不放人!”大刀铁马语气强横,抢着说道。今天他二人愿意出头,无非就是希望能打压王不哭的气势,如果能大闹王府,便是锦上添花。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王不哭冷笑一声,看着大刀铁马说道。

  “王帮主实不相瞒,前几日我有好友,忽然没有了消息,不知所踪,经多番打听得知,我这位好友正在王府做客,所以我等这才不请自来,想与他一同讨杯美酒,不知帮主可否赏脸。”

  “哈哈,林兄弟的面子,我王某人肯定是会给的,不过我不知道林兄弟所说的朋友是哪位?我这人交友广泛,目前在府上的好友也有四五位。”王不哭的话面上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也满足了林玉萧的面子,更是提醒他们,自己府上也有江湖朋友,如果他们想要闹事,自己可要掂量掂量。

  林玉萧等人怎会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林玉萧笑着回答道:“素闻王帮主为人豪放,广交好友,今日一见,果然让林某佩服,而巧的是我的这位朋友同样也善结江湖好汉,我相信王帮主定于他投缘。”

  “哦?这么说来,林兄弟是断定此人在我的府内之中了。”

  林玉萧笑了一下笑,并未作出直接的回答,“我这位朋友姓南宫,单名一个尚字。”

  “南宫尚?”王不哭先是露出惊讶之色,而后瞬间展露出喜悦之色,大笑道:“哈哈哈哈,我当是谁?原来说南宫兄弟呀,不错!南宫兄弟确实在我府上,这几日我与南宫兄弟相处的甚是投机,既然林兄弟几人又是南宫兄弟的好友,自然也当是王某人的兄弟。”

  王不哭的话,似乎将林玉萧几人归于同处,将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排除在外。

  可二人毕竟混迹江湖多年,他俩听了二人对话,也算是听明白了,如果再任由王不哭说下去,今天这事恐怕就闹不起来了。

  想到此,飞刀无情立刻冷哼道:“王不哭你别在这里装什么好人,我的人可是亲眼看见你把他抓进的王府,怎么现在又成了你的朋友。”

  “哦?我王不哭做事还需要向你解释个明白吗?”

  “你既然不想解释,那就赶紧放人,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听了飞刀无情的话,王不哭的脸色再次黑了下来,“哼!我倒是想看看怎么个不客气法。”

  说完此话,他们三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异常紧张,但王不哭的脸上却丝毫没有流露出胆怯之色,这倒是让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大感意外。

  不过二人随后冷静了下来,他俩对王不哭还是有一些了解,毕竟在这许州城也互相斗了这么久,他俩妄然断定王不哭是在使诈,假装自己府内住着高人,想借此吓退二人。

  “别说废话,识相的赶紧将人交出来。”飞刀无情露出轻蔑地眼神说道。

  “人我自然是会请出来,但不是时候。进来的多为客,本应是其乐融融之景,却没曾想到会多出两只癞蛤蟆实在是让人倒胃!”

  “嘭!”大刀铁马听到此处,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怒火,大喊道:“王不笑你个姥姥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这是找死!”

  飞刀无情更是不再废话,一扬手,寒光现,一柄飞刀便射向王不哭。

  王不哭看到二人动手了,自然知道也没必要在谈下去了,闪身躲过了飞刀,抽出宝剑刺向飞刀无情。

  大刀铁马见势,抬刀挡下了王不哭的剑,大喝一声便砍了过去。

  就这样三人扭打在一起,一时间也分不出个高下。

  而林玉霄等人则是尴尬的站在了一旁,心也不知是否要出手阻止他们。

  三人的打斗并未持续过久,王不哭边开始处于下风,额头的汗不断地顺着脸颊流下,看样子不出一刻钟便要分出胜负。

  但奇怪的是王不哭并未流露出惊恐之色,只见他虚晃一式,转身跳出战圈,大喊道:“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一声怒吼过后,只见房梁之上四道黑影纵身而下,他们之前正好处于堂内四角,落地后便将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围住。

  二人一对视,心里暗叫不好,从他们进屋到此刻均未发现粱上有人,而且还是四人,这足以证明这四人的武学气韵都是颇有建树。

  其实林玉霄早就知道粱上有人,毕竟他的五感天生灵敏,后又因虫蛊之事再度增强了几分。所以极其细小的声响都无法躲过他的耳朵。只是之前一直未有撕破脸,所以他也就不明说。

  虽然局势不利,但大刀铁马二人毕竟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他二人扫视一圈,冷笑道:“王帮主你好本事呀,竟然在此处安排了这么多高手,不过你觉得他们几个有用吗?”

  “哈哈哈,”其中一个身材高挑的人听到大刀铁马的话之后,放声大笑了起来,随后说道:“铁帮主真是说笑了,一会打起来,我还真怕您老人家跪地求饶呢。”

  说话之人口气很大,仿佛飞刀无情和大刀铁马已经是他们几人的猎物了,而且听到他的话,剩下的三人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四人究竟是谁?大刀铁马二人从来不知,仿佛这几人就像影子一般忽然出现在这王府之中。

  其实这四人便是臭名昭著的岭南四盗,只因先前作案被武林中人追杀,这才隐藏在王府之中。

  四人的出现倒是出乎众人意料之外,而且在此时神拳和圣手也听到了内堂传来了动静,带众人赶到,将这内堂的门口生生的堵住。

  如此场面,肃杀之气充斥着整个空间,但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并未感到丝毫的慌张,相反此时的场面正是他们乐意看到的。

  毕竟他二人是林玉霄等人请到此处的,若动起手来,他们三人必定不会袖手旁观,这样一来就顺理成章的将他们推到了王不哭的对立面,而张大人与其中一人关系匪浅,自然以后就不会有王不哭的好果子吃。

  所以现在他二人要做的就是把这一池子的水搅浑,越浑越好。

  事情到了这一步,大战一触即发,但这并不是林玉霄等人愿意看到了,他们还没有蠢到去当别人的棋子。

  只是眼下这番场景,想必也是王不哭早就安排好的,这不由得让几人心里有一些不快。张默更是双拳紧握,跃跃欲试。

  白羽生上前一步,抢在大刀铁马把话说绝的份上,提前开口:“哈哈,王帮主这又是何必呢,此番前来无非是想与帮主结交,但并无交恶之意,更何况南宫兄也是王帮主的好友,那我们自然也是朋友,您说对吗?”

  王不哭听完了白羽生的话愣住了,严肃的脸部肌肉竟然抽搐了几下,勉强挤出了笑脸:“呵呵呵,白兄弟所言极是,不能因为某些人毁了咱们的兄弟情谊。“说罢挥了挥手,让大家散去,随即喊住了圣手,让他把南宫尚请出来。

  不过多时,就见一个身材圆润之人被一名大汉背了出来,一直背到林玉霄等人的面前才停下。

  南宫尚再次看见兄弟几人自然是喜出望外,大笑着说道:“哈哈哈,没想到我南宫老儿也是好大的面子,居然让兄弟几个一起来接我回家。”

  张默则打趣道:“我们几人找你找的可是跑东街串西巷,你倒好住在这里享着清福,现在都不用腿走路了,还得让人背着,大户人家的生活果然不同凡响,我算是开眼了。”

  林玉箫和白羽生看见南宫尚还能与张默斗嘴,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但当看到大汉放下后的南宫尚居然伤到无法走路,几人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张默更是面露凶光死死地盯着王不哭。

  而这时南宫尚却开口打起了圆场:“之前我与王帮主有一些误会,自然是出现了一些摩擦,而我的伤因此而受,但自从误会解开后,王帮主待我如上宾,我二人已冰释前嫌,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哈哈,我看这就是所谓的不打不相识。”

  王不哭听了南宫尚的话,面露惭愧之色,说道:“哎,之前因家弟之死,一时冲昏了头脑,这才多有得罪,我王某人在此向南宫兄弟陪个不是,之后南宫兄弟若在这许州府内有任何用得着我王某人的地方,我定当为兄弟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好一段感人至深的道歉,林玉霄听完之后脸色上都有了一些缓和。

  “咳,”白羽生清咳一声,“既然大家都是误会,解开就好,以后江湖再见我们依然是朋友。”

  “哈哈哈,那当然。”王不哭听到此处,才将手中的宝剑收入剑鞘之中。

  听到这里,不由得有所疑惑,难道说南宫尚真的把王不哭当成了朋友?自然不是,但是他在此次对话中抖了个心眼,尚若他一开始隐瞒了受伤的原因,王不哭可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要秋后算账。但他一上来就坦诚相见,把事情说开,这才能另王不哭安心下来。毕竟自己现在有伤在身,若真动起手来,怕是会拖累林玉霄几人。

  就在大家谈话的功夫,圣手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的是南宫尚的紫雷锤,并走到几人身边将双锤交与林玉霄等人保管。

  一行几人本以为今天发生的一切就要尘埃落定之际,没想到大刀铁马却突发了奇难,将众人逼入绝境!

  

  图片发自简书App

  ? ? 几人商榷后,便开始差人前往王不哭的府宅送一封书信,简单说明自己几人将马上前往他的住所,让他备好茶水。

  这无疑是一种嚣张的挑衅,也间接将林玉萧等三人拉向自己一边。

  王不哭收到书信后的表情那简直是精彩至极,白红黑三色间不断的切换,下人都不敢轻易靠近,以免惹祸上身。

  不多时,一行几人便已到达王不哭的住处,用力抠了抠门上的虎面铜环,飞刀无情的脸上充满了讥讽的笑容。

  他知道以现在的王不哭很多行事他都要忍耐,不能太过冲动,这些年来他飞刀无情可没少受到王氏兄弟的挤兑,今天终于要出一出这一口恶气。

  不过多时,一位上身赤裸,面露凶狠的大汉,打开门来,说了句“跟着我里边走。”便自顾自的人走在了前面,几人知道这是王不哭的回应,也是一种保住脸面的做法。

  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率先抬脚踏入青石路,而林玉萧等三人则是互相看了看,流露出无奈的笑容,随后跟了上去。

  从门口到内堂,不过数十步,但他们明显感觉到了阵阵的杀意。

  数十名大汗左右排开,上身赤裸,精壮的肌肉占领了他们的身体,这里的每一位都是身高七尺,怒目圆瞪,浓密的络腮胡挂在脸上。

  大汉手中紧握长斧,仿佛随时都要落下来,斩落他人头颅一般。

  但几人并未有丝毫的惧色,泰然若之,这也是一种回应,告诉你王不哭,这区区数人我们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堂内,王不哭正威坐于前堂之主位,闭目凝神,仿佛他们的到来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冥思。

  林玉霄等人走到了内堂,看着犹如一尊雕像的王不哭,整个屋内的气氛冷到了极点,林玉霄看了一眼白羽生眼神中略显尴尬,便率先开口说话了:“王帮主,今日林某前来,实属唐突,先在此给王帮主赔个不是,望王帮主见谅。”

  林玉萧的话说的极为低调,这才让王不哭脸上的冰霜融化了几分,他说道:“林少侠客气,其实林少侠想找我王某,但是只会一声,直接前来,不必搞这么大的阵势。”

  王不哭的话,明摆着是说给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听的。

  “哼,林兄弟别跟他废话,王不哭我就问你放不放人!”大刀铁马语气强横,抢着说道。今天他二人愿意出头,无非就是希望能打压王不哭的气势,如果能大闹王府,便是锦上添花。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王不哭冷笑一声,看着大刀铁马说道。

  “王帮主实不相瞒,前几日我有好友,忽然没有了消息,不知所踪,经多番打听得知,我这位好友正在王府做客,所以我等这才不请自来,想与他一同讨杯美酒,不知帮主可否赏脸。”

  “哈哈,林兄弟的面子,我王某人肯定是会给的,不过我不知道林兄弟所说的朋友是哪位?我这人交友广泛,目前在府上的好友也有四五位。”王不哭的话面上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也满足了林玉萧的面子,更是提醒他们,自己府上也有江湖朋友,如果他们想要闹事,自己可要掂量掂量。

  林玉萧等人怎会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林玉萧笑着回答道:“素闻王帮主为人豪放,广交好友,今日一见,果然让林某佩服,而巧的是我的这位朋友同样也善结江湖好汉,我相信王帮主定于他投缘。”

  “哦?这么说来,林兄弟是断定此人在我的府内之中了。”

  林玉萧笑了一下笑,并未作出直接的回答,“我这位朋友姓南宫,单名一个尚字。”

  “南宫尚?”王不哭先是露出惊讶之色,而后瞬间展露出喜悦之色,大笑道:“哈哈哈哈,我当是谁?原来说南宫兄弟呀,不错!南宫兄弟确实在我府上,这几日我与南宫兄弟相处的甚是投机,既然林兄弟几人又是南宫兄弟的好友,自然也当是王某人的兄弟。”

  王不哭的话,似乎将林玉萧几人归于同处,将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排除在外。

  可二人毕竟混迹江湖多年,他俩听了二人对话,也算是听明白了,如果再任由王不哭说下去,今天这事恐怕就闹不起来了。

  想到此,飞刀无情立刻冷哼道:“王不哭你别在这里装什么好人,我的人可是亲眼看见你把他抓进的王府,怎么现在又成了你的朋友。”

  “哦?我王不哭做事还需要向你解释个明白吗?”

  “你既然不想解释,那就赶紧放人,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听了飞刀无情的话,王不哭的脸色再次黑了下来,“哼!我倒是想看看怎么个不客气法。”

  说完此话,他们三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异常紧张,但王不哭的脸上却丝毫没有流露出胆怯之色,这倒是让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大感意外。

  不过二人随后冷静了下来,他俩对王不哭还是有一些了解,毕竟在这许州城也互相斗了这么久,他俩妄然断定王不哭是在使诈,假装自己府内住着高人,想借此吓退二人。

  “别说废话,识相的赶紧将人交出来。”飞刀无情露出轻蔑地眼神说道。

  “人我自然是会请出来,但不是时候。进来的多为客,本应是其乐融融之景,却没曾想到会多出两只癞蛤蟆实在是让人倒胃!”

  “嘭!”大刀铁马听到此处,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怒火,大喊道:“王不笑你个姥姥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这是找死!”

  飞刀无情更是不再废话,一扬手,寒光现,一柄飞刀便射向王不哭。

  王不哭看到二人动手了,自然知道也没必要在谈下去了,闪身躲过了飞刀,抽出宝剑刺向飞刀无情。

  大刀铁马见势,抬刀挡下了王不哭的剑,大喝一声便砍了过去。

  就这样三人扭打在一起,一时间也分不出个高下。

  而林玉霄等人则是尴尬的站在了一旁,心也不知是否要出手阻止他们。

  三人的打斗并未持续过久,王不哭边开始处于下风,额头的汗不断地顺着脸颊流下,看样子不出一刻钟便要分出胜负。

  但奇怪的是王不哭并未流露出惊恐之色,只见他虚晃一式,转身跳出战圈,大喊道:“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一声怒吼过后,只见房梁之上四道黑影纵身而下,他们之前正好处于堂内四角,落地后便将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围住。

  二人一对视,心里暗叫不好,从他们进屋到此刻均未发现粱上有人,而且还是四人,这足以证明这四人的武学气韵都是颇有建树。

  其实林玉霄早就知道粱上有人,毕竟他的五感天生灵敏,后又因虫蛊之事再度增强了几分。所以极其细小的声响都无法躲过他的耳朵。只是之前一直未有撕破脸,所以他也就不明说。

  虽然局势不利,但大刀铁马二人毕竟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他二人扫视一圈,冷笑道:“王帮主你好本事呀,竟然在此处安排了这么多高手,不过你觉得他们几个有用吗?”

  “哈哈哈,”其中一个身材高挑的人听到大刀铁马的话之后,放声大笑了起来,随后说道:“铁帮主真是说笑了,一会打起来,我还真怕您老人家跪地求饶呢。”

  说话之人口气很大,仿佛飞刀无情和大刀铁马已经是他们几人的猎物了,而且听到他的话,剩下的三人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四人究竟是谁?大刀铁马二人从来不知,仿佛这几人就像影子一般忽然出现在这王府之中。

  其实这四人便是臭名昭著的岭南四盗,只因先前作案被武林中人追杀,这才隐藏在王府之中。

  四人的出现倒是出乎众人意料之外,而且在此时神拳和圣手也听到了内堂传来了动静,带众人赶到,将这内堂的门口生生的堵住。

  如此场面,肃杀之气充斥着整个空间,但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并未感到丝毫的慌张,相反此时的场面正是他们乐意看到的。

  毕竟他二人是林玉霄等人请到此处的,若动起手来,他们三人必定不会袖手旁观,这样一来就顺理成章的将他们推到了王不哭的对立面,而张大人与其中一人关系匪浅,自然以后就不会有王不哭的好果子吃。

  所以现在他二人要做的就是把这一池子的水搅浑,越浑越好。

  事情到了这一步,大战一触即发,但这并不是林玉霄等人愿意看到了,他们还没有蠢到去当别人的棋子。

  只是眼下这番场景,想必也是王不哭早就安排好的,这不由得让几人心里有一些不快。张默更是双拳紧握,跃跃欲试。

  白羽生上前一步,抢在大刀铁马把话说绝的份上,提前开口:“哈哈,王帮主这又是何必呢,此番前来无非是想与帮主结交,但并无交恶之意,更何况南宫兄也是王帮主的好友,那我们自然也是朋友,您说对吗?”

  王不哭听完了白羽生的话愣住了,严肃的脸部肌肉竟然抽搐了几下,勉强挤出了笑脸:“呵呵呵,白兄弟所言极是,不能因为某些人毁了咱们的兄弟情谊。“说罢挥了挥手,让大家散去,随即喊住了圣手,让他把南宫尚请出来。

  不过多时,就见一个身材圆润之人被一名大汉背了出来,一直背到林玉霄等人的面前才停下。

  南宫尚再次看见兄弟几人自然是喜出望外,大笑着说道:“哈哈哈,没想到我南宫老儿也是好大的面子,居然让兄弟几个一起来接我回家。”

  张默则打趣道:“我们几人找你找的可是跑东街串西巷,你倒好住在这里享着清福,现在都不用腿走路了,还得让人背着,大户人家的生活果然不同凡响,我算是开眼了。”

  林玉箫和白羽生看见南宫尚还能与张默斗嘴,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但当看到大汉放下后的南宫尚居然伤到无法走路,几人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张默更是面露凶光死死地盯着王不哭。

  而这时南宫尚却开口打起了圆场:“之前我与王帮主有一些误会,自然是出现了一些摩擦,而我的伤因此而受,但自从误会解开后,王帮主待我如上宾,我二人已冰释前嫌,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哈哈,我看这就是所谓的不打不相识。”

  王不哭听了南宫尚的话,面露惭愧之色,说道:“哎,之前因家弟之死,一时冲昏了头脑,这才多有得罪,我王某人在此向南宫兄弟陪个不是,之后南宫兄弟若在这许州府内有任何用得着我王某人的地方,我定当为兄弟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好一段感人至深的道歉,林玉霄听完之后脸色上都有了一些缓和。

  “咳,”白羽生清咳一声,“既然大家都是误会,解开就好,以后江湖再见我们依然是朋友。”

  “哈哈哈,那当然。”王不哭听到此处,才将手中的宝剑收入剑鞘之中。

  听到这里,不由得有所疑惑,难道说南宫尚真的把王不哭当成了朋友?自然不是,但是他在此次对话中抖了个心眼,尚若他一开始隐瞒了受伤的原因,王不哭可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要秋后算账。但他一上来就坦诚相见,把事情说开,这才能另王不哭安心下来。毕竟自己现在有伤在身,若真动起手来,怕是会拖累林玉霄几人。

  就在大家谈话的功夫,圣手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的是南宫尚的紫雷锤,并走到几人身边将双锤交与林玉霄等人保管。

  一行几人本以为今天发生的一切就要尘埃落定之际,没想到大刀铁马却突发了奇难,将众人逼入绝境!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