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间书场】风雨中的露天电影


  原标题:【早间书场】风雨中的露天电影

  有声资讯每天为您带来中老年听众最关心的资讯,欢迎您每天收听

  ▲ 点击收听

  风雨中的露天电影

  杨振关

  在故乡读小学时,我们最关心的,就是附近的村庄,哪天晚上放映电影。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只县里有电影队,在全县范围内轮流放映,具体到每个村庄,三两个月都难能盼到一次,所以只要闻讯附近有电影,不要说三里五里,就是十里八里远,晚饭后也会跑去观看。这天就听说上马台和王三庄两村同演一部片子:《冲破黎明前的黑暗》。相互间跑片,上马台村先演,放映过一盘拷贝后,由跑片员送往王三庄,这样王三庄放映的时间要比上马台迟后半小时左右。两村离我们村都是八里远,一个在正东,一个在偏北,又都是水路。考虑路上要耽搁一点时间,我们决定去稍后放映的王三庄村观看。

  晚饭的仓促是可想而知了,随便打点一下肚子,便跑出家门集合小伙伴,偏偏二胖爷爷临时变卦,死说活说不让他的宝贝孙子与我们一同前往。他家有台矿石收音机,二胖爷爷听了里面的气象预报,说是晚上有中到大雨。我们全打保票说不怕,我们撑船去,又都会玩水,真若遇了大雨,把小船翻过来当伞用。那也不行,他硬把二胖关屋里不让出来。他家停泊在村东口的小木船,倒可以让我们随便使用。没办法,原定下的四个小伙伴,现在只得三缺一了。上船后,撑出没半里远近,就听后面有人喊船,是二胖的声音,原来他背着爷爷,悄悄从后窗跳下跑了来。只是我们这一阵折腾,待赶到王三庄,那里的电影已开映了。大街筒子中,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人,连两侧的矮墙上,也都或站或坐的堆满了男男女女。我们几个后到的,若想挤进去,真是难上加难,可是不往里挤,前面一层一层的人,不但全站着,而且是站在凳子上仰脖观看,让我们看到的,只能是他们的屁股。二胖有主意,说是绕到银幕的后面去,看背面。哪承想背面也都或坐或站的成了人海,但比起正面来,挤进去毕竟容易些。背面的字幕是反向的,图像的清晰度也较差,但总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影像,比起光看到前人的屁股,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第一盘拷贝刚放映完,跑片员便从自行车上提个大铁箱,满头大汗地把第二盘送了来,只是开映没十分钟,头顶上忽然响起隆隆的雷声,开始还以为是银幕上我游击队员拉响了炸毁小鬼子军车的地雷,紧接着的一道闪电,让人们全意识到这是风雨的前奏。场面出现一些骚动,有大人叫喊孩子们快回家拿雨伞穿雨衣,然而却很少有人离开,人们全被影片里的紧张气氛深深吸引住了,恨不得跑进银幕里加入到游击队的行列,挥大刀砍下小鬼子的头颅替乡亲们报仇。风来了,凉飕飕夹杂着雨腥气,吹得银幕呼嗒嗒响,再看上面的小鬼子,一会儿像个大肉球,挺着个圆滚滚大肚子朝你冲过来,一会儿又赛个狰狞的老皮猴,大虾样弓着个腰在你面前跑走了。新奇还没结束,突然间场地响起一阵惊叫,顿时眼前一片黑色,一切景象都在瞬间消失了,只有天上雷鸣电闪和耳边呼呼的风声,原来是挂着银幕的两根木杆连同银幕被一阵猛风刮倒了。有几个小伙子跑进来,大家共同努力,把杆子重新立起,四面用粗麻绳拴牢靠,手忙脚乱地挂上银幕,为了防止刮倒的情况再次出现,两个壮实的青年,索性立在杆子下面,用手和肩膀牢牢地扶住木杆。电影又开始放映,这时雨也下来了,哗哗啦啦一点不顾及人们的情感。场面又是一阵乱,却不见有人离场,只是人们的头上身上,或是多了件雨衣,或是多了把雨伞,但也有不少如我们样,头上身上一件雨具也没有,任凭大雨点子劈头盖脸地往下砸,全部注意力仍然集中在银幕上。好在伏天里,衣服即使淋个精湿,感觉到的也只是凉爽。

  风雨中第二盘拷贝放完,然而第三盘却没能及时送达,面前一片雨,银幕上一片黑,人们耐心地等啊等,十分钟过去了,又一个十分钟过去了,这时突然有人站出来大声问,谁家村头上停泊着木船,去接应一下吧,跑片员准是自行车被大雨困住在途中。身旁的二胖用胳膊一捅我说,咱们去接吧,站在这里干等着,更着急。

  就这样,我们四个小伙伴,钻出人群,在村头跳上船,撑篙的撑篙,划水的划水,迎着风雨沿河堤向前奔去,在半路上接回跑片员和最后一盘影片拷贝,让焦急等待的人们风雨中看完了整场电影。

  本期播讲人 :傅元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中老年时报

  原标题:【早间书场】风雨中的露天电影

  有声资讯每天为您带来中老年听众最关心的资讯,欢迎您每天收听

  ▲ 点击收听

  风雨中的露天电影

  杨振关

  在故乡读小学时,我们最关心的,就是附近的村庄,哪天晚上放映电影。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只县里有电影队,在全县范围内轮流放映,具体到每个村庄,三两个月都难能盼到一次,所以只要闻讯附近有电影,不要说三里五里,就是十里八里远,晚饭后也会跑去观看。这天就听说上马台和王三庄两村同演一部片子:《冲破黎明前的黑暗》。相互间跑片,上马台村先演,放映过一盘拷贝后,由跑片员送往王三庄,这样王三庄放映的时间要比上马台迟后半小时左右。两村离我们村都是八里远,一个在正东,一个在偏北,又都是水路。考虑路上要耽搁一点时间,我们决定去稍后放映的王三庄村观看。

  晚饭的仓促是可想而知了,随便打点一下肚子,便跑出家门集合小伙伴,偏偏二胖爷爷临时变卦,死说活说不让他的宝贝孙子与我们一同前往。他家有台矿石收音机,二胖爷爷听了里面的气象预报,说是晚上有中到大雨。我们全打保票说不怕,我们撑船去,又都会玩水,真若遇了大雨,把小船翻过来当伞用。那也不行,他硬把二胖关屋里不让出来。他家停泊在村东口的小木船,倒可以让我们随便使用。没办法,原定下的四个小伙伴,现在只得三缺一了。上船后,撑出没半里远近,就听后面有人喊船,是二胖的声音,原来他背着爷爷,悄悄从后窗跳下跑了来。只是我们这一阵折腾,待赶到王三庄,那里的电影已开映了。大街筒子中,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人,连两侧的矮墙上,也都或站或坐的堆满了男男女女。我们几个后到的,若想挤进去,真是难上加难,可是不往里挤,前面一层一层的人,不但全站着,而且是站在凳子上仰脖观看,让我们看到的,只能是他们的屁股。二胖有主意,说是绕到银幕的后面去,看背面。哪承想背面也都或坐或站的成了人海,但比起正面来,挤进去毕竟容易些。背面的字幕是反向的,图像的清晰度也较差,但总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影像,比起光看到前人的屁股,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第一盘拷贝刚放映完,跑片员便从自行车上提个大铁箱,满头大汗地把第二盘送了来,只是开映没十分钟,头顶上忽然响起隆隆的雷声,开始还以为是银幕上我游击队员拉响了炸毁小鬼子军车的地雷,紧接着的一道闪电,让人们全意识到这是风雨的前奏。场面出现一些骚动,有大人叫喊孩子们快回家拿雨伞穿雨衣,然而却很少有人离开,人们全被影片里的紧张气氛深深吸引住了,恨不得跑进银幕里加入到游击队的行列,挥大刀砍下小鬼子的头颅替乡亲们报仇。风来了,凉飕飕夹杂着雨腥气,吹得银幕呼嗒嗒响,再看上面的小鬼子,一会儿像个大肉球,挺着个圆滚滚大肚子朝你冲过来,一会儿又赛个狰狞的老皮猴,大虾样弓着个腰在你面前跑走了。新奇还没结束,突然间场地响起一阵惊叫,顿时眼前一片黑色,一切景象都在瞬间消失了,只有天上雷鸣电闪和耳边呼呼的风声,原来是挂着银幕的两根木杆连同银幕被一阵猛风刮倒了。有几个小伙子跑进来,大家共同努力,把杆子重新立起,四面用粗麻绳拴牢靠,手忙脚乱地挂上银幕,为了防止刮倒的情况再次出现,两个壮实的青年,索性立在杆子下面,用手和肩膀牢牢地扶住木杆。电影又开始放映,这时雨也下来了,哗哗啦啦一点不顾及人们的情感。场面又是一阵乱,却不见有人离场,只是人们的头上身上,或是多了件雨衣,或是多了把雨伞,但也有不少如我们样,头上身上一件雨具也没有,任凭大雨点子劈头盖脸地往下砸,全部注意力仍然集中在银幕上。好在伏天里,衣服即使淋个精湿,感觉到的也只是凉爽。

  风雨中第二盘拷贝放完,然而第三盘却没能及时送达,面前一片雨,银幕上一片黑,人们耐心地等啊等,十分钟过去了,又一个十分钟过去了,这时突然有人站出来大声问,谁家村头上停泊着木船,去接应一下吧,跑片员准是自行车被大雨困住在途中。身旁的二胖用胳膊一捅我说,咱们去接吧,站在这里干等着,更着急。

  就这样,我们四个小伙伴,钻出人群,在村头跳上船,撑篙的撑篙,划水的划水,迎着风雨沿河堤向前奔去,在半路上接回跑片员和最后一盘影片拷贝,让焦急等待的人们风雨中看完了整场电影。

  本期播讲人 :傅元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王三庄

  银幕

  跑片员

  拷贝

  风雨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