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 这些风暴中的香港警察,有怎样的前世今生?


  那一座城2019.8.10我要分享

  

  这是那一座城的一篇旧文。

  最近的风暴中,香港警察的境遇令人唏嘘。普通人大概只能从媒体得知警察被人围攻、被咬断手指、被激光射伤眼睛,却不见得知道他们被人肉、被亲朋好友疏离。就连他们的宿舍,也被人用砖头砸烂。

  作为维护香港社会秩序最重要的纪律部队,香港警队在这次风暴中异常隐忍,甚至前一段时间还有人批评他们“懦弱”。但在各方批评声浪中,却极少有人了解香港警察。

  今天我们回溯历史,看看他们其中一批人,从哪里来,又在守护什么。

  ---------

  一提起香港警察,

  你会想到谁?

  是《美少年之恋》里的吴彦祖?

  是王家卫镜头下的编号663?

  还是《无间道》电影里的经典角色?

  

  还是《无间道》电影里的经典角色?

  

  不得不承认,香港警匪影视作品,

  塑造了太多经典的香港警察形象了。

  他们智商在线、颜值爆表,

  刚正勇敢、还带有一点痞气,

  每一个角色,都圈粉无数。

  而现实生活中,香港人同样享福,

  不管是街头巷尾的巡警,

  还是执行任务的EU、飞虎队,

  香港警察跟影视作品里的别无二样,

  甚至比电视里的更燃更帅!

  

  “经济学人”最新评出的世界最安全城市,香港排名第九,连世界银行所在地苏黎世也比不过香港。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

  这些高大威猛,操着一口流利粤语的阿sir,

  当中有很多是从威海招募的鲁警后代。

  

  

  梁振英的祖籍,就是威海卫,

  他的父亲就是从威海卫走出来的香港警察,

  父亲当年的任务,

  就是守卫在香港总督府门前,

  谁又能想到,多年以后,

  他的儿子会成为他当年守卫的“领导”呢?

  

  梁振英,生于香港,祖籍山东威海卫市,2012.07-2017.06担任香港第4届行政长官。

  

  1898年,山东威海卫和香港新界,

  同病相怜,沦为了英国的租借地。

  原本,香港警队不喜欢招募华警,

  因为华警有语言、地域优势,

  容易跟地头蛇黑势力勾结,同流合污,

  宁愿高价从英国本土、印度等地招募外籍警察。

  香港警队的中坚力量,

  英警最高,印警次之,华警最低。

  

  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

  英国国力大不如前,

  各殖民地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尤其是印度。

  1919年,印度发生阿姆利则惨案,

  英军在印度的暴行激怒了印度民众,

  在港的印警人心不稳,反英情绪强烈。

  港英政府当然不敢再重用印警,

  退而求其次,壮大了华警力量。

  但很快,政府担心的问题出现了,

  1922年,香港海员大罢工,

  香港民众踊跃支持,整个城市陷入瘫痪,

  本该介入控场的港警却袖手旁观,

  政府极为恼火,狠狠地处罚了警队,

  决定前往威海卫,

  招募更加忠勇可靠、遵守军纪的华警。

  

  这些从威海卫远道而来的警察,

  被称为香港“鲁警”,俗称山东差。

  原来的华警都是南方人,

  身材比较矮小,关键时刻镇不住场。

  招募鲁警的要求比招募本地人更为严格,

  应聘者身高最少要170公分,

  体格必须健硕。

  据说,手粗长茧的应聘者更吃香,

  考官倾向于挑选吃过苦头的人。

  

  这些威海卫警察语言不通,

  无法胜任日常街头治安警务,

  要么被安排去当交通指挥员,

  用手势、肢体语言对车“说话”,

  不用跟人直接交流;

  或者被派去偏远的地方驻守,

  比如英国人住的山顶,

  同水塘一样,那都是“冇得捞”的地方。

  (“冇得捞”:没得贪污)

  在当时,香港贪污风气败坏,

  唯有鲁警一股清流。

  在其他港警眼里,

  这些山东大汉不懂变通,就像木头。

  

  但偏偏,威海卫人就喜欢这样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早期的威海卫警察,

  不仅要养家糊口,有时还要接济家乡亲属,

  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

  一般都很贫苦,日子过得比较拮据。

  他们安分守己,

  只知道工作养家养小孩,

  对香港也没有多少归属感。

  在梁振英念小学的时候,

  父亲常常挂嘴边的一句话就是:

  

  

  米字旗下的威海卫警察,

  除了赚钱,

  就跟米字旗没什么关联。

  第一批鲁警,心心念念的,

  还是隔海千万里的老家。

  好在局里分配警察宿舍,

  把这些飘洋过海的山东大汉集合到一起。

  当年已婚宿舍里,70%都是鲁警家庭,

  氛围也十分山东。

  大家都是打开门过日子,

  小朋友跑来跑去,一起踢球,

  “吃百家饺子”长大。

  

  图 / 机场特警40周日开放日

  

  丛培胜作为鲁警三代,

  虽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

  却保留着“舌尖上的山东味”。

  丛培胜自己做打卤面、喝面汤、吃饽饽,

  更因长辈常挂嘴边的“对虾”“凉拌海蜇”,

  而对家乡多了一丝味蕾的牵挂。

  

  

  丛培胜(左)参与警务处高级指挥课程并结业。

  老一代的鲁警来到香港,除了美味,

  还将原汁原味的山东方言带到。

  山东人称女儿为“闺女”,

  称兄弟为“老兄”,

  浓厚的山东口音在香港人听来

  好像“鬼女”和“脑松”,

  经常被其他华警嘲笑和模仿。

  但这些鲁警后代们并不在乎,

  他们更好奇的是:

  

  

  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

  港英政府曾给警员提供了一个选择权——

  去英国或留在香港,

  绝大多数的鲁警,都选择了香港,

  

  如果说,当初第一批鲁警

  来到香港当差是没得选。

  那么现在,有得选,

  大家都选择服务于祖国。

  一批又一批鲁警,

  从最初的交警开始,拼命奋斗,

  升为警长、督察,甚至是警司,

  从普通小将干到冲锋队精英,

  用行动证明实力,

  赢得香港社会的尊重。

  

  直到今天,香港警察中,

  原籍威海卫的警察二代甚至三代比比皆是。

  近百年过去了,

  鲁警的后人,仍然以“鲁警”的身份,

  默默守护着香港。

  所以,如果哪一天,

  当你走在香港街头跟某个阿Sir问路,

  对方的普通话里带有胶东口音,

  不要惊讶,不要怀疑,

  你遇上的,

  真的是香港警察。

  本文部分图片来源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