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槐树下的大连乡愁33 胜利路的故人


  2019 好故事讲出来

  日本侵占时期,唐山街南侧的胜利路因为是坡台,叫光明台。

  依着山势,这里曾有十二栋美丽的欧式洋楼。

  如今,踏着故道行走,已经看不到旧日的影踪。

  路旁的树木,墙上的荒草亦在伤怀。

  尘世里的人或许都看不透植物的灵性,其实,它们都晓得善恶慈悲。

  转眼到了清明,无风无雨,安静得让人心生悲凉,无端想起许多故人。

  我曾经多次寻找陈毅夫人张茜在大连的旧居,终因年少缘浅没有任何结果。

  后来,阅读《新商报》才知道,原来我要找的旧居在胜利路。

  当年,张茜带着陈昊苏、陈丹淮、陈小鲁就住在这里的洋楼里。

  陈昊苏、陈丹淮时常在长满野花的院子里玩耍。

  他们年纪虽小,却喜欢激昂地唱革命歌曲:“嘻嘻哈哈笑呵呵,快快活活扭秧歌,妈妈身体很健康,爸爸前方打胜仗,打垮了反动派,一家大小团圆过,你说快活不快活……”

  因为战争缘故,当时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信息。

  现在,那些孩子都已成为古稀老者。

  陈昊苏说:“只记得我们住的房子在海边,后来我还曾去找过那个地方,可惜找不到了。”

  随着跨越式改造,我想找的那个未知的故居应该烟消云散了。

  远处依然是起伏的山峦,暖风拂过点点翠绿,可以看到媚阳与密枝形成的折射光晕,自然变化就这样清淡。

  老树林下是一片大板楼,间隙中整齐错落着红砖灰瓦的苏联房,简简单单的雕花被时间消磨出痕迹,透着几分清清楚楚,又有几分明明白白。

  街巷深处回荡着几个小贩的喊声,空中弥漫着腾腾的热气和香喷喷的味道。

  不知人们何时习惯了这些不太讲究的方便,一边踩着泥泞的道牙子,一边随意地张望。

  散摊上摞着厚厚的纸箔,老奶奶一手牵着小孙子,一边掏钱买烧纸。

  孩子似乎懂得那是孝敬先人的用品,小手紧紧提着,生怕失落了似的。

  千百年来,故人和故事都没有消散,皆停留在浅浅淡淡的记忆之中。

  遥望远处的天空,流动的云彩里不知藏了多少颜色。

  车流漫过,依然不能遮掩尘世间的宁静。瓦檐上卧着懒散的野猫,据说是招财猫儿,主人便收养了它。

  呼噜呼噜的鼾声将已经破碎的瓦片震出“哆来咪发梭”,轻轻坠落下来却没人发觉。

  街巷的角落里有几株淡黄的野花,花瓣已经被露水浸湿,叶梗下藏着偷闲的小虫。

  或许野花也在这清明时节想念远去的故人,“故人云散尽,余亦等轻尘!

  日本侵占时期,唐山街南侧的胜利路因为是坡台,叫光明台。

  依着山势,这里曾有十二栋美丽的欧式洋楼。

  如今,踏着故道行走,已经看不到旧日的影踪。

  路旁的树木,墙上的荒草亦在伤怀。

  尘世里的人或许都看不透植物的灵性,其实,它们都晓得善恶慈悲。

  转眼到了清明,无风无雨,安静得让人心生悲凉,无端想起许多故人。

  我曾经多次寻找陈毅夫人张茜在大连的旧居,终因年少缘浅没有任何结果。

  后来,阅读《新商报》才知道,原来我要找的旧居在胜利路。

  当年,张茜带着陈昊苏、陈丹淮、陈小鲁就住在这里的洋楼里。

  陈昊苏、陈丹淮时常在长满野花的院子里玩耍。

  他们年纪虽小,却喜欢激昂地唱革命歌曲:“嘻嘻哈哈笑呵呵,快快活活扭秧歌,妈妈身体很健康,爸爸前方打胜仗,打垮了反动派,一家大小团圆过,你说快活不快活……”

  因为战争缘故,当时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信息。

  现在,那些孩子都已成为古稀老者。

  陈昊苏说:“只记得我们住的房子在海边,后来我还曾去找过那个地方,可惜找不到了。”

  随着跨越式改造,我想找的那个未知的故居应该烟消云散了。

  远处依然是起伏的山峦,暖风拂过点点翠绿,可以看到媚阳与密枝形成的折射光晕,自然变化就这样清淡。

  老树林下是一片大板楼,间隙中整齐错落着红砖灰瓦的苏联房,简简单单的雕花被时间消磨出痕迹,透着几分清清楚楚,又有几分明明白白。

  街巷深处回荡着几个小贩的喊声,空中弥漫着腾腾的热气和香喷喷的味道。

  不知人们何时习惯了这些不太讲究的方便,一边踩着泥泞的道牙子,一边随意地张望。

  散摊上摞着厚厚的纸箔,老奶奶一手牵着小孙子,一边掏钱买烧纸。

  孩子似乎懂得那是孝敬先人的用品,小手紧紧提着,生怕失落了似的。

  千百年来,故人和故事都没有消散,皆停留在浅浅淡淡的记忆之中。

  遥望远处的天空,流动的云彩里不知藏了多少颜色。

  车流漫过,依然不能遮掩尘世间的宁静。瓦檐上卧着懒散的野猫,据说是招财猫儿,主人便收养了它。

  呼噜呼噜的鼾声将已经破碎的瓦片震出“哆来咪发梭”,轻轻坠落下来却没人发觉。

  街巷的角落里有几株淡黄的野花,花瓣已经被露水浸湿,叶梗下藏着偷闲的小虫。

  或许野花也在这清明时节想念远去的故人,“故人云散尽,余亦等轻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