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北冥有鱼转移


  主要人物介绍

  我心目中的演员表

  百花楼内,风烛摇红,剑光闪烁,原本应是笙歌鼎沸、红飞翠舞的热闹场景,却变成了一片厮杀。

  圣使今非昔比,集仙、妖、密教法术于一体,功力早就超越上仙级别,她的修真入门师父玄真更是远远不及。

  青白双剑相击,没有一丝退让。透过剑缝,圣使瞥见玄真杀气腾腾的眼神,他定是对她失望透顶,才不惜对她下此狠手。想当年是他一手带豆蔻年华的她从梅花村来到神仙居,对她悉心教导,苦心栽培。她格外懂事,勤修苦练,成为神仙居门下最得意的弟子,顺利进入蓬莱岛学习更高层的仙法。

  他一度以为她是他精雕细琢出来的最好的作品,她可以代他去施展他未实现的抱负,没想到她后来误入歧途,祸害仙界,早知如此,他宁可从未带她离开过梅花村。

  圣使想得出神,手中的泣珠剑不由自主跟玄真的剑出了相同的招式,双剑并列划过,空中留下两道璀璨的剑痕。青光凛凛的剑身上,圣使仿佛看到那个笑靥如花的少女,回忆如潮涌般袭来:

  “师父,那女子因何灰飞烟灭?”有鱼刨根问底。

  “为了人间大义,为了天下苍生,她牺牲了自己。她是祖师爷最敬佩的仙人,灰飞烟灭后,她没有了躯体,也没有了灵魂,祖师爷就做了这尊石像,让她受历代神仙居弟子供奉膜拜。修道之人,最重要的是有一颗济世的大爱之心。有鱼,为师不求你能修炼到上仙、成为昆仑天神,你能降妖除魔,造福百姓就够了。”玄真道。

  “师父,我会学那神像仙子,成为一个心怀天下之人。”有鱼向玄真立誓。

  玄真感到欣慰,拍拍有鱼肩膀道:“鱼儿,你长大了。”

  陷入回忆太深,圣使像着了魔一样将手伸向玄真的剑。就一眨眼的走神,玄真的剑刺穿圣使的手心,挑断了她的手筋。圣使发出一阵痛叫,松开泣珠剑,用另一只手捂住受伤的手。

  泣珠剑咣当落地,意味着这场决斗玄真获胜。玄真目的不仅是教训圣使,还想铲除祸害,圣使查看自己伤口之际,玄真又一剑刺向圣使胸膛。妖皇不再袖手旁观,甩出屠殃魔杖打落玄真的剑,施法吸起泣珠剑,飞到圣使手中。

  “圣使,以你今日功力,杀这道士易如反掌,怎会败他手中?你是否想故意放他一马?”妖皇起疑问圣使。

  “万万不敢,是我一时疏忽大意才被玄真险胜。”圣使极力掩饰,她一边向妖皇请罪,一边双手放在背后来回绕着两根拇指。

  圣使师兄卫竹风记得这暗语再清楚不过,在神仙居时,他老爱闯祸,每次事后都让有鱼去稳住玄真,玄真盘问有鱼时,有鱼总在背后打暗语让竹风快逃。显然圣使在催神仙居赶紧离开百花楼。可竹风不能离开百花楼,圣使不知他们此番夜闯百花楼的目的。

  数次提醒竹风他们未果后,圣使又生一计,向妖皇提议道:“妖皇,百花楼内地方太小,我的阴军令施展不了,不如去楼外让神仙居见识见识阴军令的厉害。”

  妖皇想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也不怕圣使耍阴谋诡计,就答应圣使将战场转移到百花楼外。

  圣使收剑正要下楼,神仙居弟子堵住窗门,齐刷刷出剑,重新摆出剑阵,围住圣使与妖皇。玄真捂住胸口步履艰难行至阵眼,用剑割破手指将血滴在剑刃施法,等到青剑变红,他竖起剑对着剑念咒,配合神仙居阵法,将阵势集于剑中,再向圣使宣战。

  神仙居将与妖怪大战,百花楼内的客人都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逃出百花楼。底下的小妖有妖皇撑腰坐镇,纷纷挥舞刀剑起哄,气势有压倒神仙居之势。

  顿时,百花楼内升起一片紫雾,上方穹顶处形成一个耀眼的八卦图,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射出四道光波,不少法力低微的小妖被紫光射到都灰飞烟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妖皇根本不把这些神仙居弟子放在眼里,仍气定神闲地饮茶,拍手叫来乐师奏乐助兴,授意圣使可以在百花楼内随意打斗,自个静坐在太师椅上观赏这场好戏。

  圣使望着昔日同门,从腰间缓缓摘下阴军令,褐色的瞳孔瞬间变成绯红色。多少次她想转身将这份杀气送给妖皇,可她一想起增秀的生死还在妖皇手上,她就不得不听从妖皇。

  神仙居忌惮圣使手中的阴军令,毕竟蓬莱三岛皆毁于阴军令,阴军令一出,不仅神仙居弟子会全军覆没,整个定州城都会白骨累累,成为一座死城。

  竹风使计拖住圣使,对圣使动之以情道:“有鱼,你想想神仙居的人对你如何。师兄师弟们总把好吃的让给你跟嫣然,师父都舍不得责罚你;后来你在蓬莱岛出事,师父还特地去了蓬莱岛一趟,向道恒岛主求情保你一命。”

  尽管心有所属,圣使对竹风仍存别样的感情,因他是她第一个喜欢的男子,还因他是增秀的挚友,若非竹风从中撮合,她也不可能与增秀有后来的交集。

  “大师兄,我……”圣使忍不住开口喊了竹风一声大师兄,杀心更在心中摇摆不定,她也恨自己为何要做这种艰难的抉择,要是他们先前收到她信号逃离就不会走到现在进退维谷的地步。

  竹风继续稳住圣使:“有鱼,你还记得吗,我,嫣然,经常一块在竹林里练剑,一起去树林里捉萤火虫,下溪水捕鱼。虽然你背叛仙界堕入魔道,但我坚信你有难言的苦衷。如今你有泣珠剑、阴军令在手,与我神仙居联手必能摆脱妖皇控制。”

  妖皇见圣使要被竹风说动,站起身对圣使道:“圣使,到了这个地步你没有回头的路,神仙居隶属于仙界,仙界又听命于昆仑,你不要忘了天神如何害增秀到今天地步,你要救增秀,只能按照本皇说的一步步来。”

  “有鱼,你不要听妖怪胡言乱语!”竹风制止妖皇。

  “本皇何以胡言乱语?你们口口声声说去蓬莱岛救圣使,可她面临那些惨无人道的刑罚时你们又在哪里?你们仙界视那个年有鱼为恩人,称圣使为妖女,圣使没人疼没人爱,遭千夫所指,你们还有脸来乞求她开恩?”妖皇指责神仙居。

  妖皇走到圣使身旁,对她换了一副口气:“圣使,神仙居、蓬莱岛抛弃你,万妖国绝不会抛弃你,本皇教你看透仙界这群伪君子,为你跟增秀报仇雪恨!”

  说着,妖皇捏碎了手中杯子,杯子化成齑粉落到地上,向神仙居警示他们的命运。

  不知不觉,双方耗了半柱香功夫,就在妖皇要圣使动手时,手下匆匆来报,定州城突然渺无人烟,门庭冷落,基本除了百花楼再无凡人。

  妖皇纳闷,追问手下城里的百姓去了哪里,手下支支吾吾禀报,就在妖皇进入百花楼之后,定州城来了几支修真门派队伍,带百姓转移去了别地,守城的妖怪根本不是那些修真者的对手,直到百姓都撤离,妖怪们才有机会逃出来。

  妖皇勃然大怒,一拳将身后的凡人乐师打死。他没有料到,这会是百花楼与神仙居联手设下的圈套,拖住法力高强的妖怪在百花楼,在外面趁机救走全城百姓。怪不得玄真不肯去楼外与圣使打斗,怪不得神仙居想尽法子来拖延时间,原来这是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

  妖皇识破计谋,接下来肯定会对神仙居下毒手,玄真不想神仙居弟子都牺牲在此,掐指念诀,用拂尘在阵的东南角挥了几下,他为了保徒弟性命特地在阵里留了一手,只要神仙居弟子进入东南角的阵口,他就能送他们转移到安全地带。

  

  图片发自简书App

  竹风知晓玄真死意已决,想留下来同妖怪决一死战,玄真严肃道:“竹风,你是神仙居大弟子,你要带师弟们光大神仙居。你还有嫣然,为师知道你喜欢嫣然,一个月前已写信替你向穆府提亲,你不能丢下嫣然不管。”

  玄真临死前将事情都办妥,只等竹风出去接管神仙居。

  竹风万万不敢苟活,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怎能眼睁睁见自己师父牺牲?

  “师父,儿女情长是小事,斩妖除魔才是大任,神仙居可由其他师弟接管,竹风不走,竹风与您共进退。”竹风跪求玄真。

  竹风从小调皮,最为玄真头疼,可实际上他是最敬重玄真的徒弟,他待师父真如亲生父亲。

  “想走?圣使,一个都别放过他们!”妖皇命令圣使。

  圣使想说话,妖皇不给圣使解释的机会:“你舍不得下手吗?你若不肯,本皇亲自动手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圣使纠结用阴军令时,玄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带着他青剑刺中圣使手,圣使用意念召唤出剑鞘中的泣珠剑,随着她的一声喝令,泣珠剑与玄真进入殊死搏斗。

  玄真一边打斗,一边施法打开东南方向的阵口,暗示竹风他们从阵口逃脱。

  见神仙居弟子一个个入阵口遁去,圣使一人应付不过来,妖皇跳入阵中助圣使一臂之力。玄真怕妖皇捣乱,必须马上闭阵送神仙居弟子出去,但他施法关阵显然来不及,不过他与那阵已经合二为一,只要他一死阵就能立即关闭。

  玄真将圣使堵住到神仙居弟子逃离的阵口,双手握住圣使的泣珠剑道:“快杀啊,快啊!”

  圣使手足无措,她可以毫不犹豫杀了蓬莱岛的师父,但要她亲手杀神仙居师父,她怎么也下不去手。

  还剩竹风一人不肯走,竹风也跪下来握住泣珠剑,阻止泣珠剑伤害到玄真。他厉声质问圣使:“他可是你师父,你再错怎么能杀师父?”

  师父与师兄的鲜血从泣珠剑上滴落,映入圣使眼帘,圣使绯红的瞳孔染成了血红,她如一块不能行动的木头,怔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明明对杀人早已麻木,她却对自己的师父与师兄起了无数次的恻隐之心。

  妖皇步步接近,玄真移开泣珠剑一掌将竹风打入阵口,冲着圣使喊道:“快呀!”

  圣使闭上眼睛,极不情愿挥下泣珠剑,砍去玄真头颅,玄真的头滚落到地,欣慰地合上了眼睛,口中长长吐出最后一口气:“有鱼,为师原谅了你。”

  玄真重重倒地,阵与神仙居弟子一同消失。

  妖皇看看地上尸首分离的玄真,再看圣使手中血淋淋的泣珠剑,愤怒无处可发泄,他又中了玄真一计,杀玄真成全了神仙居的生。

  圣使担心妖皇迁怒,忙下跪请罪:“属下办事不利,才让神仙居弟子侥幸逃脱,属下这就去追。”

  妖皇摇手作罢:“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杀这群余孽。是本皇心急让你杀玄真,才中了玄真诡计,不怪你。”

  妖皇与众妖跨过玄真尸体走出百花楼,圣使收回泣珠剑跟上。

  妖皇感觉到圣使一路不说话,回头果真见圣使眼中有泪闪烁,以为圣使杀师后心痛,问圣使:“你哭了?”

  “没有,是风沙太大,眼里进了沙。”圣使淡淡回答,她抱剑低头,悲伤得再也睁不开双眼。

  【未完待续,盗文必究】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