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流失主业受困,一再错失良机的唐人影视前路何在?


  艺人流失主业受困,一再错失良机的唐人影视前路何在?

  5月末,唐人旗下艺人陈瑶因新戏《少女大人》搭档粉丝不过万的新人而引发热议。尽管也有不少粉丝对陈瑶经历了十个月无戏拍的窘境后,能有戏拍表示满意,但唐人对旗下艺人资源分配的不公仍是肉眼可见,甚至有网友直言唐人“不做人”。

  这是自去年年底为胡歌发声明否认结婚传闻后,唐人影视仅有的一次新闻。再往前回看,从胡歌宣布暂别娱乐圈去留学的2017年起,唐人影视除了一部《无心法师》不断拍续集和从新三板摘牌的消息,一直都在“隐退”的路上。

  已经错失资本市场良机的唐人影视题材遇冷、艺人流失,自身发展的诸多问题开始成为冲刺IPO的绊脚石。

  主业困境

  唐人影视多年来的风格一直都是唯一的,制作过的穿越剧、仙侠剧、武侠剧 “定位明确”。 胡歌的《仙剑》系列成为了仙侠剧难以超过的经典,刘诗诗的《步步惊心》成为了标杆性的清穿剧,集结了唐人影视所有一线演员的《轩辕剑之天之痕》保持了三年的周播电视剧收视纪录……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就是局限性和高风险。此后,唐人影视爆款的奇迹不再,续作《步步惊情》口碑猛跌,《女医明妃传》开播后播放量从九千万迅速下降并基本稳定在两三千万。

  过热的市场带来的问题就是观众快速的审美疲劳,加之古偶剧越来越重演员而轻剧情,众多粗制滥造的剧集让大众迅速对“IP古偶剧”产生厌恶感。

  唐人影视出品的影视剧《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由马天宇、韩东君主演的电视剧是根据马伯庸同名小说改编而来,讲述了曹操迎奉献帝于许都,挟天子以令诸之时,汉献帝刘协周旋列强之间,与同道携手复辟汉室的故事。但是这部电视剧在筹备之初就定位网台联播大剧,在临近播出的时候却无缘卫视,只能转而网络独播。

  为什么不能上星?原因是复杂的,但是和其古装剧的定位不无关系。唐人影视的表现与古偶剧走向暗淡的整个影视剧大趋势息息相关。根据艺恩数据显示,即使是在2011年这样要求现代剧占比的“献礼年”,古装剧的数量仍占到了46.7%;2013年广电总局针对古装剧升温蔓延的趋势,明文规定卫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古装剧的总集数不得超过当年该卫视黄金时段所有播出剧目总集数的15%。

  显然,政策对影视作品的要求也在向现实主义倾斜,但是华策这样古装现代持续两手抓的公司就可以依形势快速变道,唐人影视就很难在短时间内调整。

  唐人影视2018上半年的财报信息显示,由于影视剧作品的电视台销售预期没有实现,去年上半年营业成本同比增长162.94%,毛利率为28.2%创下公司新低;唐人实现营业收入2.19亿元,扣非净利仅为1977.75万元,其中政府补助3027.18万。如果扣除政府补贴,情况更为糟糕。

  业绩糟糕背后,除了剧集题材和产量,屡次出现不愉快的解约事件、一线演员断代更为致命。

  唐人影视早期的发展策略是自己家电视剧捧自己家艺人,因为有几部大热的电视剧因此也带出来了一批优质的艺人:胡歌、刘诗诗、林更新、袁弘、古力娜扎等等,一线和二三线艺人梯队相对完整,也是国内著名的艺人经纪公司。

  但是如今这些一手捧出来的艺人都已经消散殆尽。有走得不好看的如林更新、蒋劲夫,基本上是撕着闹着离开的;有相对温和一点,比如袁弘离开后还保持着互动关系。

  除此之外,唐人影视在艺人培养方面从古力娜扎开始就出现下坡路之势,等到了以胡冰卿、韩东君为主力的第四代已经完全达不到以前的知名度。从中国娱乐指数的艺人商业价值排行榜来看,唐人近年来主捧的胡冰卿和韩东君至今均仍未排入前50名内。

  错失良机

  《仙剑》和《步步惊心》让唐人名声大噪,对文化行业看好的资本也向着唐人纷至沓来。2011年,北京银行上海分行主动向上海广电局咨询,想找寻模式成熟且业绩稳定的公司进行长期合作。

  在上海广电局的推荐下,唐人影视获得了北京银行1亿元的授信,而这也是继华谊兄弟之后银行业为影视公司提供的最大一笔影视制作贷款。

  获得了资本青睐的唐人,似乎是要走上顺风顺水的道路。但事实上蔡艺侬对公司的业务模式深感焦虑,对资本进入是好是坏也难以判断。她认为上市对于文化企业不是终极目标,而且只是做版权生意的公司上市也明显很不靠谱。

  转眼几年后,光线传媒、新文化、华录百纳等公司纷纷上了市,一直对上市态度左右摇摆的蔡艺侬开始意识到这是“大势所趋”。

  2014年,浙报传媒和华数传媒入股唐人影视,各自以1亿元取得了其增资后8.06%的股权,彼时华数传媒方面和唐人影视都公开宣布已经完成股改,并做好了拥抱资本市场的准备。但唐人还是没有能像大家所想的那样登陆A股,最终选择了和嘉行传媒、开心麻花一样挂牌新三板。

  但在新三板挂牌两年时间的唐人影视连一笔融资都没能获得过。

  实际上,2015年都是唐人上市的最好时机。2014年,浙报传媒、华数传媒先后向唐人增资各1亿元。到了2015年,处于上升期的唐人已经完成股份制改造、架构重组、规范审计等上市的必要准备。再加上凭借《琅琊榜》大火的胡歌通过上海艺立间接持有唐人2.47%的股份,明星资本化未受到监管层太多干预。唐人影视IPO已经“水到渠成”。

  但唐人却错过了这一时机,选择于2016年4月在新三板挂牌。当时正值证监会对影视娱乐行业加强监管,且融资收紧政策执行时期,对比其他影视公司,唐人优势并不大。因此,唐人最终摘牌的结局也不例外。

  前路堪忧

  错过了黄金时期的唐人影视,在去年3月发布公告称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同时接受中信建设上市辅导。10月,唐人影视正式从新三板撤离,但此时唐人所要面对的环境更加严峻——2018年影视行业几乎完全紧闭上了上市的大门,三次IPO、申请排队五年的新丽传媒最终选择了阅文集团,从美股回来的博纳影业排队至今也没什么进展。

  唐人影视的资本化,就这样在一次次犹豫中永远都“不赶趟”。

  作为一家成立20年的老牌影视公司,在新三板挂牌的两年时间里,唐人影视没有进行一起融资,仅在挂牌前完成3笔共计近3亿元的融资。对于影视公司而言,进入资本市场的最大意义就是能够获得更多的融资机会。然而,错失了IPO黄金时机的唐人自2016年挂牌新三板以来,面临的融资问题一直悬而未决。

  综合唐人往年披露的定期年报,2018年唐人已上线的剧集《三国机密》、《柜中美人》、《重返二十岁》投资成本合计约3.44亿元。其中,《三国机密》在2017年已经确认大部分收入,仅《柜中美人》和《重返二十岁》两部剧的成本已高达1.44亿元。

  唐人影视2018年上半年营收为2.19亿元,除去其中的艺人经纪收入部分,可见放弃电视台后,唐人的这两部剧并没有多大的盈利空间。

  此外,唐人的资产负债率在不断上升。财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唐人负债总计为2.53亿元,同比增长138.97%;2018年同期负债总计为2.62亿元,虽然同比增长率有所下降,但仍是高负债。对目前的唐人来说,一旦资金方面出现问题,造成的打击可能毁灭性的。

  谋求资本市场的帮助,仍然是唐人影视希望的一个路径。

  2018年3月23日,唐人影视发布公告称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正接受中信建设上市辅导;是年10月24日起在新三板终止挂牌之后,唐人影视的IPO几无进展。

  新三板影视公司已现“撤退潮”, 影视行业监管趋严、IPO审核收紧,唐人影视IPO的前景不被市场看好。